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5.4


上下兩個密碼鎖透過透明的封殼,可以簡單的看到一個連結到右側的兩個雷射生成器,一個連結到左邊的雷射生成器,簡單但有效,不需要成對開才能動隔器。


結果,第一天就在亞力克一邊開箱尋寶、一邊不斷嘗試而失敗的情況下度過了無進展的一個晚上。

迷迷糊糊的倒在吉爾菲艾斯的床上,亞力克想著要補一下眠,但過了不久朝陽的光線便毫不留情的攻擊著他的眼皮。亞力克翻了個身把被單拉高蓋住頭部,習慣性的想要賴床,卻在此時,響起了一陣輕巧的敲門聲。

「大公殿下……大公殿下?方便進來嗎?」傳來一陣令人感到很舒服的聲音,亞力克迷迷糊糊的在心底念著,好像以前看過的兒童劇裡湯匙伯母的聲音喔……

!!

這裡是奧丁!不是費沙!

突然搞清楚狀況的亞力克趕緊從床上跳起來。「請……請進!」

走進了一位嬌小的婦人,亞力克昨天曾在玄關時看到的,因為那時還有其他不認得他的保安官在,因此也不敢多向她攀談,直接就進了閣樓。這位名叫麗妲的婦人有著明亮的紅棕色髮色,雖然在月的洗禮下參雜了白色,但整個人看起來精神還很好,她端了食盤進來,一看到被弄 得亂七八糟的房間,「哎呀」了一聲,但卻沒有不悅的神情,反而是用「真拿你沒辦法」似的表情著亞力克。

剛睡醒的亞力克頭髮捲翹的很嚴重,就像鳥窩似的,眼睛因為睏極、成細細的一條,麗妲把盤子擱在唯一清得出空間的書桌上,走到床前,彎下身「睡得還好嗎?大公殿下?」

雖然她使用的是敬語,但是聽在亞力克耳裡卻沒有要捧高自己的意味,反而那句『大公殿下』在她的嘴裡不是一個身份上的稱呼,而是像他的名字般自然的流洩出來。

……對不起,我起晚了。」

「沒關係,一位叫做克萊巴的軍官你昨天晚上沒有下來吃東西,所以我準備了一點牛肉濃湯,先吃點,墊一下肚子,?」

不好意思的揉了下眼睛,努力讓自己恢復清醒的亞力克,趕忙向這位溫柔的婦人道謝。

麗妲忍不住在亞力克睡的亂糟糟的頭髮上慈愛的摸了摸,她的心止不住地往二十幾年前飛去,從初春到初秋,和自己的兒子一下子成為好朋友的那位少年,有時候會因為玩得太晚而直接留宿在她們家,和吉爾菲艾斯共同分享一張大床,而第二天早上來叫人的麗妲就會看到兩個少年睡得一臉迷糊的樣子,枕頭被踢到床下,薄被只剩下一角還留在床上,床單似乎被整個拆下揉過似的皺得不像話。而金髮宛如甜美天使的少年就會頂著一頭鳥窩似的頭,揉著眼跟她道早安。

「早安…..麗妲伯母……呼~~啊」然後打一個大大的呵欠。嚷著早餐要吃黑麵包和牛肉濃湯。

遺傳,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東西哪~

麗妲收起懷舊的心緒,囑咐了亞力克如果還有什麼需要隨時都可下樓來找她。多餘的保安人員已經被看起來很斯文的克萊巴中尉調到屋子外面了。提醒了亞力克一句,不要太勉強了,嬌小的麗妲便轉身將門給帶上。

胡亂的吃了一點,恢復了一些精神之後,亞力克又忍不住開始繼續拆箱子。

從床底深處拉出來的,是一個被開過的小箱子,亞力克打開後,立刻就知道,這就是巴爾特所的,由「貝爾根格倫」所帶來的吉爾菲艾斯叔叔隨身物品。有配槍、幾個裝軍情資料的公文夾、還有兩封安妮姑姑的信、懷錶、簡單的文具、個人電子記事本──打開之後,只有密密 麻麻的行程表,全部都是公事。也沒有電子加密。

「哎──這也太不小心了吧!該是坦蕩無懼?還是粗心大意呢?」普通這種電子記事本多多少少都會加個密碼來防止其他人任意的看,但是吉爾菲艾斯連動的密碼都沒有設,相較之下,亞力克不得不承認,的確如巴爾特伯父所


如果不是軍事機密、就是他最重要的秘密,不然不會採用這麼激烈危險的方式來保護日記


隨手拿起了幾個公文夾來翻看,嘴上咬起灑上芝麻的圓麵包,幸虧此時宮省負責禮儀教育的菲梅爾子爵不在,不然必定又要為了「大公殿下的吃相不優雅」而撫著心口搖頭,然後苦口婆心的叨一陣。


一本一本的瀏覽,壓在最下面的一本公文夾一打開,便讓亞力克的睡意全消,雖然一樣的黑色封皮、燙上舊帝國軍軍徽,但是裡面收藏的紙張卻不是公文,而是寫滿各種符號的記事本。


是符號,倒也不是很正確,該是,在一些關鍵名詞上、故意使用了某種編碼系統來拼,防止他人理解。


「就是這個!」亞力克興奮的大叫。

如果能知道吉爾菲艾斯叔叔是以何種方式來編排密碼的話,那麼就能推出他使用在日記上的密碼了!

他仔細的一字一句看著,有很多容都因為編了碼的關係,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容,不過有些容因為有附註日期的關係,似乎還能靠交叉比對來理解。

記事本以各種主題來為容分類:人才收集,列了一堆名字,但是全都以密碼編過的關係,對亞力克來一堆亂碼。加上又沒有註明階級與日期,叫他連詢佐證都沒辦法。

改革,分列了幾項:軍務、學校、財政、貴族制度等。軍務這一部分可能因為事關重大,下面的每個細項都是密碼文字的形式,在亞力克看來就是

◆$㊣◎▲

需要由上而下的改革,換掉中階主管以及最高負責人應該就能收到短期的快速效果,理想的人選有原來在#β㊣☆$▲◆㊣㊣◎●

「誰知道這什麼鬼東西啊!!」

無奈的繼續往後翻了幾頁,最後的一個項目的大標題吸引了亞力克的注意力。

「萵苣夫人!?」

Kopfsalat gnädige Frau

接到宮中密告"Y將對T不利"

萵苣事件必須儘快處理:

疑似萵苣的危害㊣◎●$

☆時的☆$▲◆

▲☆$時候的▲◆也有可能是背後主謀者

得I與N兩人之助力

牽制ZIAG

5/17事件──>加速處理萵苣問題

隔日,所有事件皆完結,萵苣危機解除

整個頁面被以一條筆直的斜線劃過,代表這裡的紀錄已經告一段落。


提到了夫人,又有宮中密報什麼的,看來是跟宮廷部的鬥爭有關,亞力克沉吟了一會兒,拿出個人的電子 記事本,先了一下目前還在編纂中的高登巴姆王朝全史的檔案,時代設定為480490之間,有關所有宮廷部、與女性相關的資料,喪的發現,資料相當 不全,學藝尚書似乎也為了這部份的歷史隱晦不清而相當頭痛。

一直以來,宮廷部發生的事情都被暗地裡掩埋掉,不會留下正式的紀錄,而唯一可作為證據的人為證言,那些證人又多在戰中戰死、行蹤不明、或是被處死等,要補全資料根本是難上加難,亞力克叫出了這十年間每一個五月十七日的條目,有紀錄的只有三起,而且全是雞毛蒜皮的小事。


嘆了口氣。亞力克轉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頸椎發出清脆的聲響。抬起頭,無聊的觀察著天花板上垂著的些許蜘蛛網,「會特地寫在記事本,而且使用了密碼來編排…..」一定有他的理由。


首先,從命名來看,那個萵苣夫人大概是那個人討厭、或是罩門所在。而對方呢?


,既然最後是萵苣危機解除,那就表示對方也沒有什麼友善表現,但是,「當時在皇宮討厭那個人的………


應該有一打以上吧。

這不是要我大海撈針嗎?

next

目録へ戻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