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5.1


第二天,九月十日


克萊巴硬撐著熬夜精神不濟的身體,以非常不耐煩但是遣詞用句上恭謹到無可挑剔的方式,阻止了男爵夫人維斯特帕列也要跟去吉爾菲艾斯家的意圖。


早上十點整

首先開始對吉爾菲艾斯家附近的民家進行第一波淨空、皇家保安官的身分和恐怖份子的潛在威脅以及豐厚的補償金,淨空行動沒有受到太大的阻礙。


十二點整


原繆傑爾家,現已改建為凱薩幼年時期為數不多的影像紀念館順利徵調為臨時司令部,人力部署到此算是告一段落為了保險起見,克萊巴又設定了幾個可能的制高點,確保不會受到突如其來的攻擊以及必要的措施。


終於,在亞力克大公早就染好黑髮、戴上角膜變色片,整裝完畢一附要去遠足似的,在房間裡繞著古典式沙發、做第三百六十二次繞行運動時,克萊巴與直屬上司古羅特維爾上將一前一後的進入房間,請大公妃安妮羅潔移駕前往吉爾菲艾斯宅邸。


出發前,克萊巴再一次提醒亞力克此次的名目:安妮羅潔大公妃因為追思典禮,『順道』拜訪吉爾菲艾斯的雙親,並致贈親手栽植的蘭花

因為巴爾特吉爾菲艾斯也是養蘭的名人,因此多做盤桓。至於亞力克,是以「安妮羅潔大公妃」的「隨身侍童」身分前往。


「請千萬不要隨便出現在外人面前,尤其是不知道您就是大公殿下的保安官面前,也請千萬不要做出惹人注目的事情,讓別人多看您兩眼,以免被認出來。還有,期限約定是三天,從『今天』開始算!但不是滯留三天『整』的意思,而是最多三天的意思」

意思就是,如果早就解開密碼的話就別貪玩多留戀!快快回費沙!!


「知道了!克萊巴中尉、你真的好像古時候的執事先生哩!如果留上兩撇翹鬍子一定更適合你喔!」亞力克故意輕鬆的笑談想逗這位眉頭從昨晚就一直深鎖的中尉一笑,可惜現在克萊巴的幽默因子都被煩惱、壓力而引起的胃痛所封鎖,連捧場的笑都很難擠出一絲


就這樣,經過一番折騰,亞力克總算是抵達了夢想已久的「閣樓房間」──過去屬於一個紅髮少年的空間


即使是秋季、午後的強烈陽光仍然將閣樓烘得煩悶。所有的時光似乎都被封在這個房間裡似的。古老洗的有點退色的窗簾,舊式的大床,起來會生些微哀號的木頭地板。擺在房門旁的書桌,落地的兩個大衣。還有好幾個整齊排在床下的密封箱子。


「哇~好小!」


這是亞力克一進門的反射式感想,雖然沒有惡意,但卻不是一句恰當的發言不過,此時只有他一個人,在沒有被竊聽的狀況下,也就不需要責備他的發言了。


亞力克小心的撫摸著房簡單而數量不多的傢俱,以一種近似虔誠膜拜心態,手指一一感觸。接著,來到書桌前,看向安穩放置的日記。


「八碼文字碼、七碼數字碼……..」數字碼大概就是日期吧,這是當時的密碼鎖最常見的設定,應該就是舊帝國曆加上月與日。可以推測的範圍比較小,至於八碼的文字……


亞力克在心底飛快的計算了幾個昨天他想過有可能拿來使用的文字。


「不會太明顯了一點嗎?」苦笑著一邊拼著ANNEROSE,一邊轉動文字碼,那是安妮姑姑的名字……..


沒有反應!?亞力克瞪大了眼睛,怎麼會?


他對這個還挺有自信的,雖然知道的人很少,但是就連母親也認為吉爾菲艾斯對安妮姑姑是抱有愛慕之情的。


突然,在海尼森看到的那本小躍入腦中,亞力克顫抖著指尖,一個一個文字碼的扳著,拼出REINHARD。

……………………………..

沒有動靜

亞力克吁了一口氣,心中攪著五顏六色的調色盤,分不出那是安心的顏色,又或者是失望的顏色。


「也對!才第一次就讓我解開的話,那也太天才了吧!」

隨即釋懷、重新打起精神,開始測試其他幾個可能的名詞以及縮寫組合,亞力克甚至連伯倫希爾(BURNHILD)都拿來試,結果當然是不合。


日期方面,亞力克也飛快的試了幾個可能的組合:吉爾菲艾斯自己的生日、萊因哈特的生日、安妮羅潔的生日,都不對。


「真怪了,我還以為至少會有一個中的!」


要記錄的話每次都必須要打開鎖才能寫日記,因此不可能是個亂數,對吉爾菲艾斯叔叔有意義、好記的數字,還會有什麼呢?


亞力克開始動手拆起地上的紙箱,檢視過箱的物品後、為這一箱物品的出處做歸納整理,有幼年軍校時期 的、畢業後住進林克貝爾街民宿時期的,這時的隨身物品很少,只有一箱,多半是衣物和小用品,「一年到頭到處轉任、也難怪沒什麼東西了。」亞力克自言自語的、隨手寫了辨識用的紙條、貼在箱子上。


然後是吉爾菲艾斯升上將官階級後,住進軍官宿舍裡的行李,這時期的東西比較多、也比較煩雜,還有很多亞力克覺得莫名奇妙的東西。當然也有令他很興奮的東西。


「啊!安妮姑姑的信!」

喔~特地放在白色的木盒裡,很用心的保存呢!

「這邊是軍務連絡吧。」

,看起來重視程度就有差別、這些就只是隨意收在紙袋裡。

「話回來,沒有那傢伙的信呢!」


髮絲染成漆黑的少年隨即拍了自己額頭一下,天天見面的人哪用得著寫信啊!


「這是什麼?」


他翻出了一張用心以膠膜護貝的紙張,翻了過來。發現是張公文的簽呈,那是已經升任元帥的萊因哈特簽署認定吉爾菲艾斯旗艦的公文。

「賜專屬旗艦一艘 以饗戰功 新造戰艦 巴爾巴洛沙全長986M 全幅257M全高231M,以機動性見長、為實驗性旗艦………」一邊以目光掃瞄著官方文書,一邊納悶著這哪裡了不起的亞力克,在自己父親的簽名旁發現了一行附註,隱約猜到這張公文被保存在這裡的意義。


「准之。 另外加注真紅裝甲塗裝」


真是假公濟私!亞力克忍不住在心底暗罵。


把公文丟回紙箱,繼續翻找其他物品,發現詩集、散文集、戰略研究等書籍,雖然不多,可是範圍廣大。


「吉爾菲艾斯叔叔是個涉獵廣泛的人呢!」


這什麼?拿起了一本較為破舊的書籍,看起來常常被翻的樣子,還有些油漬等垢,比起其他書籍來算是較為特殊的。翻過來一看。

「十分鐘燒好菜~你也可以成為簡易料理大師~」!?

什麼跟什麼!不要告訴我吉爾菲艾斯叔叔還充當了那個人的大廚

亞力克隨手翻了一下容。

「被打敗了,真的是專用廚師……」裡面各種手寫的小註解、標示、心得等的,都表示了此書當時的『利用程度』之高,還有食後評價哩!

「明太子、奶油、美乃滋、罐頭鮪魚,充分拌在一起,淋在義大利麵上,最後加上碎紫蘇葉……奶油比例提高為優。」唸到最後一句手寫的附註,亞力克笑了出來,「原來那傢伙喜歡奶油口味啊!」但隨即滿臉不服氣的止住說笑的心情「去…….那不是跟我一樣嗎?


比較起整本食譜充滿筆記與汙漬的頁面,就像要拼命宣傳自我存在一般、有兩頁的食譜白得刺眼,標題是「簡易而健康的蔬菜沙拉」,亞力克非常有同感的點了下頭,「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材料欄裡有一項"新鮮萵苣"。


把食譜丟回箱子,亞力克又開了別的箱子尋寶,幾乎忘了他是為了什麼在開箱了。


新開的又是幼校時期的箱子,還有制服,亞力克雀躍的立刻拿起來在自己身上比了一下。

但是隨即喪氣的放下,「才十五而已,為什麼吉爾菲艾斯叔叔的褲子會這麼長啊~」打消了想要偷偷試穿的心情。

上課用的筆記本、教科書,文具,亞力克一邊確定,一邊翻看著容,掃瞄著可能成為密碼的文字或是日期。然後, 一個扁平、略有厚度的紙盒躍入他眼中,打開來一看,那應該是他們的畢業照吧,共有三張立體影像,一張想來是全班的集合影像,「團體照這種東西還真是每個人看起來都長得差不多!」亞力克發表了簡短的感想。

接著看下一張,是吉爾菲艾斯的個人畢業照,沉靜的眼眸散發著柔和的光采,紅色的頭髮梳理平整、但仍有幾縷不聽話的髮絲翹起,有種變奏曲式的躍動感。

然後,是兩個人的合照,亞力克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父親這樣的少年時代影像,這一張不是一般皇室公開用的,他知道,皇室公開用的是萊因哈特幼校畢業時的獨照。

以校園的一角為背景,噴水池的樣子,萊因哈特與吉爾菲艾斯並肩站著,萊因哈特的眼光褶褶生輝,表情充 滿了生命力與躍動感,嘴角不似亞力克看慣的抿成嚴肅的一直線,而是優雅的微微上揚,充滿了自信的感覺。感覺得出他對於畢業後即將參加的戰役已是迫不及待, 不停的想要往前奔跑的樣子。吉爾菲艾斯略微側身,和萊因哈特的左肩相錯,溫柔的微笑著,如沐春風,而且,視線不是比直的投向前方,而是若有似無的,籠罩著 萊因哈特。


像是吃了一記悶棍,亞力克有點怏怏然,將照片收回原處


再遲鈍的人也看得出來,吉爾菲艾斯「很重視」萊因哈特、而且這個重視,還遠超過了一般朋友間的重視程度。


那個眼神,亞力克心想,如何能有那般溫柔容納一切的眼神呢?是怎麼樣的修養與心性才能有那樣的表情……


「對了!畢業的日期!」


跳起來衝回書桌,亞力克轉動了數字鎖「4820701」

沒有動靜,「哀───也不是這個嗎?」

NEXT

目録へ戻る

4 thoughts on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5.1

  1. masam 說:

    说实话,越看umitan的同人越觉得你的功力深厚到不见底。大公殿下在您的笔下感觉更加立体和真实了。
    那种前尘往事被第三者一一翻起缅怀的感觉让人心里觉得甜蜜的同时也夹杂着说不出的钝痛。我有种分不清现实和同人的意境。总觉得腐男田中在他的书中所隐藏的吉莱关系全部被你破解的样子。
    唉,真是的,怎么看着看着就开始侧脸45度明媚忧伤起来了(实在憋不住了,自抽)

    • Umitan 說:

      我覺得寫同人最有趣的就是見縫插針,然後過大解釋~

      其實我的功力還算普通啦!畢竟赤金在「課本」裡可以大做文章的段落本來就很多~

      那些寫吉羅啦!羅奧啦!或是所謂更冷門CP的人才更是考驗功力呢!

  2. masam 說:

    哈哈哈哈,不成啦,实在是说出了我的心声。关于赤金的关系,田中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吧。不要说两个男人,就算是女人之间那两个人的举动也会让人觉得有百合之嫌。而且最说服不了我的就是安妮和小吉的所谓伟大恋情。怎么可能会有不在乎回报的爱情呢(ref:污名),如果前提那种感情真的可以称之为爱。只要是爱情,就会有期望对方回应,独占,乃至欲望的心情出现,小安可以说是小吉自欺欺人的借口还差不多。吉莱相处的模式更像爱情才对。
    另:本人对于吉罗,莱罗,乃至罗米都毫无感觉。因为觉得不可能。罗严塔尔因为对皇帝莱报着憧憬外加性好渔色,有可能对小莱有着不轨之心。但是莱茵哈特很明显的根本感受不到,也不会有所回应。这个模式大概是我能接受最大限度的非赤金yy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