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4


「任性也該有個限度!大公殿下!」克萊巴以幾乎可能構成所謂「大不敬」的嚴厲口吻強調。

亞力克雖然早已行過即位典禮,但是那卻是在他還未滿一時,先皇萊因哈特大帝崩殂隔天,為了安定人心以及維持正統而舉行的。

在他正式親政前,下至一般帝國臣民,上至獅子之泉七元帥,皇宮裡的近侍與保安官,閣成員等,都還是稱呼亞力克為『大公殿下』。


這或多或少經過了希爾德攝政陛下的安排示意,希爾德的苦心在於,期望兒子能「成長為王」而不是「生就為王」。

「過於自恃能力,幾乎就等於自取滅亡,請恕屬下直言,您要帶回那本日記屬下完全沒有異議,但是,屬下反對您獨自一人與那本日記處於同一空間。只要有個萬一,後果不堪設想!另外,下官實在想不出有任何理由必須急於一時!」

「那本日記放了十七年都沒事,總不會我一碰就爆了吧?」

著嘴一副流利的吐出不平之聲,金髮的少年沒有一點受到阻撓的挫折。

克萊巴只覺得眼前一片烏黑。

以往出遊,大公的任性有菲利克斯在控制,雖然那已經是很難克制了。但現在則是疼愛姪子的大公妃、和同樣任性的男爵夫人再加上狡猾的大公,根本無法可管,他由衷地懷念起以往有菲利克斯一同跟隨的行程。

「那也沒有任何必要急於一時,只要回到費沙!」隨便你怎麼弄,反正會有其他人幫你把那本日記給擺平!克萊巴幾乎是氣急敗壞的道。

他和僚友克里希都因為對待亞力克比起其他侍衛要來得敢直陳言,被攝政陛下直接調到亞力克身邊,成為幾乎是私人親衛隊一般的直屬保安官,在旁人眼中看來是官運亨通的表徵,當事人本身卻是有苦不出,恨不得請調邊境駐守!

「那個‧‧‧‧‧有需要的話,齊格飛房間裡放的所有資料都可以帶走,沒關係的。」

巴爾特再遲鈍也感覺的出來,自己頑固而無心的提議,似乎正給一些人,尤其是這位看起來很斯文但是生氣起來似乎很恐怖的軍官──造成莫大的困擾,因此,他在旁小聲的提議,企圖做些彌補。

但是,亞力克少年卻非常「理所當然」地拒了他的好意。

「那怎麼行呢?帶走吉爾菲艾斯叔叔的日記就已經很過意不去了,我們不能再由您那兒奪走更多。」

面對著亞力克燦爛如暖春的笑容,巴爾特卻無法有春風拂面的舒爽,反而覺得冷汗涔涔。原因是前有亞力克怎麼看怎麼詭異的笑容,後方有怒氣沖沖的士官,憤怒的視線不停的刺著他的背部。冷熱交雜下,一瞬間、即使是溫度調節得宜的室,也讓他激出了一身汗。

「克萊巴中尉、不如你看這樣行嗎?男爵夫人留在史瓦齊別館,我帶著大公殿下前往吧!」

所有人都嚇到了!

和煦而優雅的、投下一顆炸彈,那是安妮羅潔的提案。

以不分散人力為考量的話的確是條好建議,但是如果以帝國最重要的兩名皇室人員都窩在一個無法配置重兵、且藏有傑佛粒子物品的建築物中來考量的話,那真是下下之策了。

克萊巴一邊在心中計算此方案所需的人力與配置、一邊不禁在心裡向自己的僚友克里希埋怨,真是抽到下下籤了!

他曾聽過大公的一些學友開玩笑的稱亞力克大公為「混亂製造者」,現在克萊巴深刻體認到,這句話不是朋友間互開玩笑的話、而是看破大公本性的真實感想敘述。

而更令他胃痛的,就是該如何將傑弗粒子的事情報告給此次護衛團的最高責任者,古羅特維爾上將。

古羅特維爾上將曾擔任過多次護衛大公妃的任務,行事作風一向穩健,但是也是極為慎重派的人,如果讓他知道包著傑弗粒子的日記正鎖在史瓦齊別館的正下方,以克萊巴對這位作風樸實穩健的上司之了解,那絕對是不管傑弗粒子底下藏著什麼,立刻一聲令下爆破處理吧。

不敢自行向安妮羅潔做出任何承諾,立刻抽出聯絡器,克萊巴趕忙和自己的上司取得聯繫。報告這個非他一介中尉可以處理與負責的大事件。

相關人員經過歷時好幾個小時的討論,再加上討論出來的方案與亞力克大公溝通、或者該稱之為交涉之後,古羅特維爾像是一天之中急速老了十似的、面容衰弱而蒼老。

九月九日,這個被人們稱之為斷腸日──用來紀念吉爾菲艾斯大公的日子,但從今以後也變成古羅特維爾難以忘懷的斷腸日了。

晚上九點二十八分。

古羅特維爾上將強忍住搖搖欲墜的身軀與幾乎被磨耗殆盡的精神力,虛弱地接受亞力克最後的討價還價:為期三天,如果真是無法在三天找出解開密碼的方法,便將所有的資料複製帶回費沙。而這期間大公妃也一同前往滯留。

負責人力配置、行程規劃等作業的克萊巴,也疲憊的在電子記事本上不停的模擬與計算可用資源。

克萊巴在心中盤算著,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在吉爾菲艾斯邸旁的繆傑爾家舊宅、凱撒幼年紀念館,就可以順理成章徵調為司令部。

名目,就以訪問團特別行程先蒙混吧,周圍幾民房需要清空、就以發現疑似「舊貴族陰謀計畫殺害吉爾菲艾斯大公的生父」這種藉口來明,因此需要做周邊淨空與清

這時候,有恐怖份子可以拿來做藉口還真是令人感謝啊,克萊巴苦澀而嘲諷地在心中唸著。

但是,要安排大公妃住在哪裡呢?

克萊巴望向一同被留下來參與討論的巴爾特吉爾菲艾斯,企圖做最後的掙扎。如此問道。

巴爾特吉爾菲艾斯也遲疑了,沒想到事情一下子變成帝國最重要的兩個人都要蒞臨他家,他喃喃的答道「這個……二樓是有一間客房,但是大公殿下該怎麼辦呢?」

「那還用!」房間唯一堪稱精神飽滿的少年,起身笑道。

「就讓我借用吉爾菲艾斯叔叔的房間吧!我早就想住住看閣樓的房間了!」提議了一個非常「沒有皇族架子」、「簡單而樸素」的方案。

結果目的根本是這個嗎!?

克萊巴忍住暈眩的感覺,在記事本上註明:「閣樓房間,徵調為大公臨時住所。注意遠距離來自窗的狙擊」

NEXT

目録へ戻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