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1

現実は時に嘘より残酷 1

啊啊~~九月!金的九月!快點來臨吧!

躺在修剪整齊的綠茵上,一位少年正享受著頂上綠蔭的遮蔽乘涼,夏日的微風輕拂,少年那不亞於陽光般燦爛的金髮正微微的晃動,成大字型躺在獅子之泉後苑的御用林中吹涼風的不是別人,正是銀河帝國唯一的皇位繼承人;亞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

剛剛結束與民政尚書尤利伍斯.艾爾斯海瑪的私人家教時間。

延續了好幾個禮拜的解說與對論,主題圍繞在稅制問題,這個被當作經濟與政治兩系統的結構性連結媒介,艾爾斯海瑪提供了亞歷克不同於財務尚書歐根.里希特的另一種視點。

新銀河帝國的第二任民政尚書艾 爾斯海瑪擁有豐富的經歷,他不但年紀輕輕便獲得先皇萊因哈特的重用,一舉被提拔為新帝國的內閣成員。
並在舊同盟被正式劃為「新領土」時,隨羅嚴塔爾元帥一同遷移至海尼森擔任新領土民事長官,羅嚴塔爾被迫叛變時,他謹守本分,不卑不屈的態度也受到羅嚴塔爾的敬重。

之後還擔任了「海尼森交還」等重要職責,回到首都星費沙之後,應攝政皇太后希爾德的邀請出任民政省次官,並於布拉格卸下民政尚書之職後,坐上新生銀河帝國第二任民政尚書之席。與內閣成員麥恩荷夫,現任內務尚書並列非軍系的最年輕閣員。

距離菲利克斯下課還有好幾個小時,懶散的午後無事可做。

亞力克百般無聊的在御用林中到處滾動,不停的換地方躺,直到找到最舒適、最陰涼的地方才停止他像毛毛蟲般的移動方式。

時節已近八月底,再過幾天,他就要隨姑姑—安妮羅潔大公妃一同出發前往奧丁,這也將是他第一次拜訪奧丁。

「翠綠如玉的美麗星球!奧丁!」輕輕的朗誦過去的私人家教托比教授過的詩句,止不住高昂的心情。

因為在身分上他還算不上公眾人物,因此此次的行程上只公開大公妃的蒞臨,亞力克在人員名冊上是以薇絲帕特列男爵夫人的遠親身分隨行。

自從六月底亞力克自海尼森回到費沙後,他就勤勉的開始作各種情報收集,關於那個自已繼承了名字的紅髮提督—吉爾菲艾斯。

但是,這位早逝的提督可查知的資料實在少的可憐,他的經歷自然有軍務省的人員作出詳細的表單,目前編纂中的「高登巴姆王朝全史」中,學藝尚書傑菲爾特也對這位提督著墨甚多。但是,關於他的人格與他的想法,人們多半都只從這位提督的用兵哲學上來推敲。

「吉爾菲艾斯大公,舊帝國曆467-488,為人和善,不敗之驍將。

在敵我陣營都獲得極高的評價。用兵正統不走偏鋒。

自幼校時期即忠心輔佐先皇、其忠誠一生不變。

可謂為先皇萊因哈特的第一心腹,半身,也是先皇前半軍旅生涯中、最得其信賴的戰友。」

但是關於,這位才能智略都輝煌不已的提督,為什麼從幼校時期就立定志向輔佐先皇?願意跟隨?

伴隨十年難道兩人都不曾意見分歧?

即使先皇後來取消他的特權,他仍然義無反顧捨身護衛,直到喪命前都甘之如飴,不曾對先皇有任何怨言,支持他的精神支柱到底是?

自然,歌功頌德派──也是絕大多數的說法──那就是,『因為先皇那無以倫比的偉大光輝 導引著吉爾菲艾斯提督』

或是

『吉爾菲艾斯提督比其他人更早發現先皇的遠大志願 英雄相惜之下自願輔佐一生』 云云…

但是這些說法都沒辦法讓「先皇」的兒子—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服氣。

哪有這麼簡單的事!跟著一個人十年,怎麼可能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英雄相惜的話那該是對等的,怎麼會是變成輔佐呢?

雖然亞歷克情感上崇拜著吉爾菲艾斯,希望他是完美的化身。但他理智上也相當清楚,即使吉爾菲艾斯再完美,他也只是個普通人,只要是人、人會有的猜疑、不安、惶恐、嫉妒、衝動等情緒他都可能會有。

而且!

打死他也不願意相信,才十歲的小鬼,哪懂得什麼效忠啦輔佐的。

想想他自己和那個號稱───就只是大人間的號稱。

當事者和亞歷克自己都不承認的───從一歲起就發誓效忠於他的菲利克斯的相處情形;他們幾乎是從小打到大的,一言不合就吵起來,然後大打出手,也沒看菲利克斯讓過他。

雖然他也承認兩個人的感情是很好,但是他也很清楚菲利克斯絕不是以「效忠」的心情和他相處。

如果說是保護的話,他還願意相信。

因為長他一歲的菲利克斯,雖然嘴巴上不承認,不過倒是很多時候都以一副「傲慢的年長者」自居,干涉他許多行為,例如不許跟著其他元帥們第二代年長組成員喝啤酒、學抽煙等。最近連他的挑食、生活態度都開始囉唆起來。

因此,如果說是出於囉唆的保護意識的話,還能勉強接受吧。

但是為什麼?

有必要到犧牲自己前途、扭轉自己人生的地步去轉入幼校保護那個人嗎?

越是查到更多有關吉爾菲艾斯在遇到自己父親前的資料,亞歷克越是無法相信,成績優秀,朋友眾多,孩子王的吉爾菲艾斯叔叔,真的如此偉大?才幾歲就立定了自己的方向,決心當一個輔佐而不是自己躍上舞台?

即使吉爾菲艾斯叔叔有那樣的胸襟,他自己都很難相信當時才十歲、十一歲的萊因哈特有那樣的領袖魅力足以令吉爾菲艾斯叔叔打定主意跟隨。

亞歷克是無法想像也不能相信的。

上個月他曾強硬的半請託、半威脅的要軍務省幼校管理室的人開放權限,讓他查過吉爾菲艾斯和自己父親的在校紀錄,前半的兩三年幾乎是以拳打腳踢和罰禁閉交織而成的,當時亞力克看到資料的時候也不禁佩服起自己父親的好戰本能。

[4771025 萊因哈特‧馮‧繆傑爾轉入]

[4771115齊格飛‧吉爾菲艾斯轉入]*(編入繆傑爾班上)

[4771119馮‧繆傑爾、吉爾菲艾斯 罰禁食一次。]

原因:校內私鬥。

三年級A組四人:馮‧艾爾佛斯特,馮‧普林茲,馮‧艾爾岡,馮‧傑佛爾特,三人重傷、全治一個月,一人輕傷、全治一個禮拜

之後類似的紀錄綿延不絕。

雖然總是以少敵多,可是重傷者總是多數的那一方,而且因為受傷的多為大貴族的後代,即使當時萊因哈特的姐姐貴為皇帝寵妃,也罩不住他無罪。因為對方的學生家長各個都是有錢有勢、又都會到校長室裡「據理力爭」的陳情。因此,不敬罪等攸關性命的處罰是逃過了,卻逃不過關禁閉、禁食等處罰。

才轉學就開打!?亞歷克瞪大了眼睛。

而且,這種打架!吉爾菲艾斯叔叔絕對是被迫強制參加的…

或許是基於同理心(?)又或者是無法清楚解釋的心境,亞歷克很自然的為這位紅髮的提督叫屈而不是為自己的生父。

而最令他吃驚的就是,不管他怎麼查,吉爾菲艾斯叔叔居然沒有其他的熟識朋友!

所有的紀錄都顯示:在校與繆傑爾交好。畢業後也一直都跟隨在自己父親身邊。沒有其他親密的友人,至於愛情,那可是連傳聞的碎屑都沒有!

照理說為了防止軍人間的橫向連結組織,同校同年級的畢業生一直都被分配到同一個部署,這種人事命令是不可能發生的。

不過,想來也是安妮姑姑的請託吧!

換了個姿勢,將雙手交叉於後頭部的亞力克瞇起眼睛,仰躺著承受經過濃密樹葉過濾後的午後陽光,「這大概就是專制政權難以令人放棄的好處吧!有關係的話就沒關係!!」

亞歷克嘲諷的笑了笑。

也就是說,他們兩人除了是共患難的戰友,也是彼此唯一的知交?

那傢伙一定個性孤僻古怪不會交朋友。

亞歷克在心底很快的為自己生父的人格做了總結。真是小的可憐的交友圈哪!可憐了吉爾菲艾斯叔叔的交友圈也被限制了。
如此斷定的亞歷克翻轉為俯臥,很順手的開始拔起眼前的青翠小草。

菲利克斯的話…亞歷克在心底比較著。
菲利克斯的話,除了七元帥的孩子們,他還在幼校交了很多朋友,亞歷克很清楚。
有幾個菲利克斯的好友也曾到獅子之泉裡玩過,克勞斯‧馮‧安登巴哈就是其中之一。

他家和軍隊、戰場沒有任何關係,空有馮字稱號卻早就無襲爵,是舊帝國時期就移住費沙的家族。世世代代從事家具生意。卻在這一代突變了個一心想上戰場的兒子,他的父親拗不過兒子的意願,
「反正現在是和平時期 即使當了軍人要死也很難吧 ?」

以這種理由勉強說服自己,而終於點頭答應兒子進入幼年軍校。

而這個自封帝國第一美男子,才剛進初等學校就令同校的女學生大打出手,只為爭著坐在他旁邊的安登巴哈,在菲利克斯的介紹下,第一次來到皇宮的時候,亞歷克記得很清楚。

那真是令人難以忘懷的見面啊,亞歷克不禁淺笑出聲。

「你!!你…你你你你!?]繞著當時還差兩個月才十歲的亞歷克轉了兩圈。

在幼校裡被女性教師封為「小唐璜」的克勞斯驚嘆道。「你確定先皇沒有什麼遺落在外的子胤?偷生的那種?」

像是怕亞歷克不知道何為「子胤」般,還多費了唇舌解釋了一番。

「同父異母的妹妹有沒有?不!姐姐也好!」

「真是可惜,和我有血緣關係的除了攝政皇太后陛下之外,就是安妮羅潔大公妃殿下了」亞歷克隱忍住噴笑的心情,有禮的回著。

「太浪費了!!天啊~~」克勞斯誇張的抱頭大叫。

「這真是…暴殄天物!浪費資源!糟蹋基因!」

亞歷克苦笑著,一邊嘴上回著還有沒有啊!在內心中對著自己說道,倒是個令人感覺有趣的人呢!

「不然這樣吧!大公!跟你打個商量,等你十六歲一滿,就趕快結婚生子吧!我要預約你的女兒!對了你老婆可要好好挑,別只挑頭腦好的那種!」

「也有人頭腦好性情佳、長的又漂亮的啊?」亞歷克有點無法贊同。

「不不…頭腦好的女性個性都古怪!古怪的女人長的再美都只能當作裝飾品~碰不得。我只要美美的那種就好!」

菲利克斯在一旁諷刺「你認為到那時你就娶得起皇女了嗎?」

「那當然!總要有個目標才能激發人奮鬥向上啊!等皇女長到16歲,也就是…十幾年後」

亞歷克不留情面的訂正「22年後」

「是!22年後我就有相應的地位和資格去迎娶皇女了!所以人家說『立志要趁早』!」

「克勞斯,你知道什麼叫老牛吃嫩草嗎?」菲利克斯在一旁嘲笑著。

「噯!你這麼說罵到很多人喔!」克勞斯自認瀟灑的撥了下巧克力色的飛揚前髮,轉過頭來尋求亞歷克的支持。

非常沒有義氣的,「對呀。菲尼」立即反過來幫著新認識的朋友,亞歷克和克勞斯一搭一唱的應和著。

「克斯拉元帥聽到會哭喔~」

「會哭喔~」克勞斯故意學著亞歷克的尾音重複了一遍。

「他會哭給菲尼爸爸聽喔~」

「喔~喔!那小菲尼就會被爸爸打屁股了!」故意降低了對話的水準,克勞斯愉快的捏著嗓音學著亞歷克那句任何人都模仿不來的 「菲尼」 的發音。

氣到開始發抖的菲利克斯倫起拳頭大罵。「喂!你們兩個!」

「亞歷克你到底幫誰!?」一邊指責著拜把的陣前倒戈。

一邊又威脅著同校的友人。「克勞斯你別學人講話啦!噁心巴拉的!你再學下去小心我扁人!」

回想到此,忍不住噗哧笑出來的亞歷克,在心底告訴自己:

沒錯,十歲十一歲左右的小鬼所謂的立志,就該是這種程度的東西吧!

在資料查詢沒有得到什麼特別令人滿意的結果下,亞歷克出發前往奧丁的日子就到了,請了半天假送他到費沙宇宙港的菲利克斯,和亞歷克兩拳相抵,互道再見。

「別給薇絲特帕列小姐添麻煩啊!」

「什麼話!瑪格姐姐才是麻煩製造者呢!」

「本來想讓你看看我在射擊比賽的英姿呢!這下子你只得看錄影結果了!」

完全沒有一絲可惜的神色,亞歷克流利的吐出社交辭令「那真是太可惜了」接著他笑著下了訂單「等我回來要看你的金牌!」
一邊回著那有什麼問題,菲利克斯一邊與亞歷克揮手道別。

亞歷克穿著仿古式的襯衫,外罩一件短外套,墨綠色的長褲讓他看起更加修長,因為號稱是薇絲特帕列男爵夫人的遠親,因此他染了更黑一點的髮色,角膜顏色也設定為灰黑色。看起來就像是個家學淵源的小公子似的。

亞歷克一邊跟著薇絲特帕列前進,一邊不停張望後方身著幼校制服的菲利克斯、努力的繼續揮手,直到菲利克斯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

「話說回來,一直都是菲尼陪著你到處跑的哪,亞歷!」薇絲特帕列笑著。

「嗯,但是這次的大會很重要的,菲尼還是應該留在費沙。」很自然的挽著薇絲特帕列的手,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母子,雖然這樣的說法會招致薇絲特帕列殺人般的眼神以及機關槍式的攻擊。但是,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母子。
進入太空旅行船內,他們理所當然的被分配到與大公妃安妮羅潔同一個房間,門外層層包圍了侍衛以及安全人員,薇絲特帕列因為時常伴著安妮羅潔出入各種公開場合的關係,因此近侍們都認得她的面孔,而她帶在身邊寸步不離的少年,知情的人不敢透露、不知情者都自然地認定是薇絲特帕列男爵夫人的姪子或是外甥,他們都很清楚這位夫人雖然稱號為夫人,但可是未婚,也沒有任何子女。

搞不清楚喊錯的話,雖說不會有實質上的懲罰,但是在眾目睽睽下被她大罵「你是哪一隻眼睛看到我有兒子,哪一隻耳朵聽說我結婚了?」也不是件好受的事情。

而能在近距離內服侍安妮羅潔的人,自然也都是皇宮內的近衛保安人員,自然是認得亞力克的,不過在這次的超過40人的訪問團裡,也只有8名左右的人員知道大公隨行,而這其中還有兩名就是安妮羅潔與薇絲特帕列。


下一集要去掃墓了,終於要去掃墓了~阿門

つづく

目録へもど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