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0


真相總是比謊言更殘酷 0

現実は時に嘘より残酷 0

 

序章  好奇心會殺死貓

 

死命的盯著手中的平面影像,希望能用強力的念力使構圖產生變化,但非超能力者的亞力克,無論如何閉上再睜開自己的雙眼,結果還是不動如山,亞力克嘆了口氣,將手中的平面相片丟回桌上,頹喪的趴在混亂的書桌上,把頭埋在臂窩裡。

「這算什麼?」

長長地嘆了口氣,濃濃的不滿語調從臂窩裡隱約傳來。

那張平面影像是以古老而簡單的方法拍攝,在立體影像的拍攝成為攝影主流之後,平面影像就漸漸成為特殊愛好者的收藏對象,當然,由於個人小型通訊器的發達,多數的通訊器也都附加平面拍攝並且立即輸出的功能,只是由於立體影像的輸出也立即普遍化的關係,很快的就被推至支流。

影像中的被寫者只有一人,一位擁有濃密而豪奢金髮的年輕人正沉睡著,安詳的神情與微微向上的嘴角顯示著這人似乎正作著好夢,水藍色交織著綠色樹枝花紋的薄被蓋到那人的肩下,露出一抹白皙的肩,睡著的人兒側躺如嬰孩,略為蜷曲著身。整個構圖與畫面顯示著祥和與安穩,濃濃的幸福氛圍飄蕩著。

 

亞力克心中自然地憶起梅克林格元帥評論立體影像不如平面影像的話語。

「平面影像是人類以靈魂之窗的眼睛,透過機械的界面去重新詮釋他所看到的一切,比起自動設定生成的立體影像更多了情感與意志的投入。」

整張圖像所散發出來的幸福感,就是所謂的拍攝者「情感與意志的投入」嗎?亞力克無奈的想著。

用力搔了搔兩天沒洗的頭,他揚高的音調、用力地對著書桌上重如百科全書般的書本以及夾在書頁裡的圖片吼著。「這算什麼!」一拳槌在略微老舊但被保持的很好的書桌上,懲罰自己似的。

「這算什麼!?犯罪現場的第一手證據照片?」自嘲的笑了一聲。

「我兩天來沒命的查資料,熬夜解開密碼就是為了這個嗎?」

咕嚕~的一聲,提醒亞力克他已經超過四十個小時沒有好好進食了。

重新將自己的腦袋擱回桌上,亞力克喃喃道「好奇心會殺死貓…一步錯全盤皆錯,唉~」

把頭轉了一百八十度,撇向另一邊,位於閣樓的房間裡四散著書本與資料,還有好幾個凌亂拆了封的箱子。

「不應該來奧丁的,我是笨蛋,不應該來奧丁的…不,追根究底的話,就是我不應該去文字叢林、翻開那本爛書的,那樣的話至少還可以當個幸福的傻子而不是知道真相的笨蛋。」

 

書桌的正中央擺著一本厚重如百科全書般的書本,放在書旁的、有個類似保護封殼的透明物體。裡面夾層透過午後的陽光,折射出詭異的色彩,那是濃度極高的傑弗粒子,防護殼的四角裝著小型的雷射光生成器,只要有外力想要強行破壞防護殼、雷射就會以簡單的機械式的方式被啟動生成,將整本書炸成粉末,以物理方式制御著整個裝置的是再古老不過的密碼鎖,一組文字和一組數字,簡單而忠實的保護著書本超過十年以上的歲月。

書籍並非是擺在書櫃上裝飾用的參考書,那是一本十年日記,書寫的字體溫柔而工整,反映著擁有者的人格。目前攤開的書頁上除了夾著那張令亞力克頹喪不已的圖像外,還有幾行字,較之其他日期裡所記錄的文字量,這一天的記載算是少的了。

 

R.C.486.11.18

今天,我獨佔了全世界的幸福。如果這份幸福是夢的話,我情願這個美夢永遠都不要醒…

 

 

「啊啊啊啊~~~」拖長了尾音以大吼的方式發洩情緒之後,亞力克用力的搔了搔頭站起身。

「總之!我要先洗頭洗澡還有吃東西!」再看了一眼影像,「嘖」了一聲,將之收回原來收藏的夾頁,然後把厚重的日記重新蓋上,將密碼鎖歸零。

努力的伸了個大懶腰,讓僵硬已久的脊椎骨重新活絡,順口打了個大哈欠,「其他的…等我吃飽了睡足了之後再煩惱吧…」

 

敏捷的跨過散亂一地的資料、書籍、紙張,亞力克打開房門,一邊往樓下喊著,一邊隨手將房門給關上後下樓。

「麗妲伯母~還有牛肉濃湯嗎?巴爾特伯父~跟你說喔!那本日記……..」

 

 

新帝國曆16年

六月的尾聲,在夏蟲開始試聲鳴啼之際,歷經了生平第一遭有記憶的恐怖活動,亞力克偕同好友菲利克斯,皇宮保安官兼隨行護衛官等一行人返回帝都星費沙。

菲利克斯在翌日便實行了他之前對亞力克的宣言,向目前的攝政皇太后陛下,希爾格德,也是亞力克的母親,詳實的報告了這次的經過。

彙整了來自菲利克斯、以及保安官克萊巴中尉的報告書,希爾德不自禁的嘆了口氣,不同於少女時代飛揚的短髮,已為人母,甚至還升格為國母的希爾德蓄起了長髮,清爽而典雅的盤在腦後,她將纖細而優美的身軀靠進舒適的辦公椅中,腦中盤算著幾件事情。

她知道,亞力克那顆過於冒險犯難的心,以一般少年來說是可以笑著摸摸頭就算了的,但是,身為帝國大公的話,可不能這樣算了。再加上算不上全然安穩的局面,需要操心的事情彷彿是永無止盡的....

徵詢過安妮羅潔大公妃的意見之後,她在亞力克回到費沙後的第二天的晚餐會上,在亞力克、安妮羅潔、還有前來慰問的薇絲特帕列以及保安官克萊巴面前宣佈了亞力克懲罰──禁足一個禮拜。

亞力克掛上一抹小紳士般的微笑接受,在他心裡想著,反正一天到晚都待在皇宮裡,本來就幾乎出不去,禁不禁足又有何差別!

但是接下來的宣布卻讓他頓時白了臉。

禁止觀看噴射漂浮板銀河杯決賽轉播

禁止騎馬一個禮拜

還有最後一項,亞力克直覺的將這個禁令歸到好友菲利克斯的頭上,

「從今天起暫停飯後甜點一個月」

這絕對是菲利克斯唆使的,懷恨在心,斤斤計較的臭菲利克斯!

在心底將所知的詞彙全部罵完一輪,亞力克緊繃著臉表示接受。一邊不情願的看著工作效率超高的克萊巴一一將希爾德的禁令輸入個人電子記事本中,開始連絡相關單位作出對應。

看了看亞力克難得的變臉,希爾德莫名的有種安心感,至少在這時候,她能實在的感受到,自己的兒子還只是個十三歲的少年,有喜愛的嗜好,也有偏愛的食物,當這些被禁止時,坦率的表現出自己的不滿而非皮笑肉不笑的接受。

就像是要補償似的,不等晚餐結束,希爾德忍不住開口。

「亞力克...」

「是,母親大人。」因為在眾人環視下、不得不忍受著噁心將萵苣和青椒硬是吞進嘴裡的亞力克,要了第三杯水將口中的食物一股腦的吞下。

 

捕捉到亞力克那有點痛苦的神情,希爾德卻反而開心的笑了。

「九月…在奧丁要舉行盛大的追思儀式,民政省的人希望能邀請皇室的人到場參加,你還不能算公眾人物,而我又必需留在費沙主持典禮,正好…」

她看了安妮羅潔一眼,後者以了然於心的微笑報之,鼓勵希爾德繼續。

 

「安妮羅潔姐姐願意前往,你如果有意思去奧丁看看的話,可以跟著一起去喔!」

一旁的薇絲特帕列搶著,「要去掃墓?那我也跟著去!好久沒回奧丁了!」

睜大了眼珠,亞力克不敢相信事情能這麼順利,他知道這絕對是菲利克斯幫忙說了什麼話,趕緊在心裡將之前腹謗的言詞一一撤銷。

「要去!我要去!」興奮的紅潮染上亞力克的臉龐。忍不住的喊著「穆妲(媽媽)謝謝你!」隨即發現不適當,羞紅了臉趕緊修正。

 

「非常感謝你,母親大人」

微笑的點了點頭,希爾德在心底再一次感謝菲利克斯的建議。

他願意和亞力克做朋友,了解他、支持他,對亞力克來說真的是再好不過的同伴了,雖然對於米達麥亞仍未向菲利克斯告知其身世一事感到有一絲不安,不過,這也不是她所能操心干涉的事了。

一晃眼,就快要十五年了,羅嚴塔爾元帥,你的兒子的的確確承繼了你的細心與謹慎,又得自米達麥亞元帥的薰陶,成長為一個充滿正義感的少年了。

而且…希爾德在心裡將她所熟識的兩張臉比較著,菲利克斯的面容和羅嚴塔爾越來越相似,即使米達麥亞元帥要瞞,大概也瞞不久了。

一旁的亞力克渾然不知母親的擔憂似的,正愉快的和「瑪格姐姐」討論九月的行程。

 

 

 

亞力克生平第一個恐怖活動,應該可以算是柊館大火吧…..因為這樣變成早產兒的可憐小鬼

 

 

つづ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