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13(end)


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
そうしたら、飯島真理の母親は飯島・・・ときこ?

在屋內等待亞力克的是派駐海尼森武官格留尼曼,他一看到狼狽但大致毫髮無傷的亞力克進來,心中的重石也算是落了地。

迎上前去,正想要為自己的失職謝罪時,不等他開口,亞力克便舉手阻止了他的官樣請罪。

「格留尼曼駐留武官,道歉的話等到我們安全回到費沙再說,知道對方是什麼身分嗎?」

在奧貝斯坦以先皇為餌將地球教一舉殲滅後,亞力克不知道還有哪個激進武裝團體能有如此火力以及組織力來進行恐怖活動。

「這個…非常抱歉,我們還在查對方是什麼身分。」格留尼曼惶恐的抹去額頭的汗,不忘補了一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地球教徒的殘黨。」

那還要你說?亞力克禁不住想要翻白眼。

而這時,一抹白色人影隨著呼喊閃進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齊格飛…齊格飛!!」一路衝進事務所的菲利克斯緊張的高聲喊道。想要親眼確認亞力克的安危。

一聽到友人叫喚的聲音,回轉過身,將兩手攤開的亞力克笑得燦爛。

「沒事~一點傷都沒有!看來我的運氣還沒用完呢…」想要以輕鬆的語調安慰臉色發白的來者。

但他定睛一看,才發現菲利克斯身後的還跟著一人,正是不久之前跟他有過「小過節」的亞典波羅。略顯尷尬的,亞力克趕緊一把掏出「借來」的槍、倒轉槍柄交給來人。

隨即搶在亞典波羅有任何表示之前,在眾人面前深深的向滿臉雀斑的中年男子一個鞠躬。

「亞典波羅先生,多謝您在危急之時借小輩配槍一用,大恩大德不敢忘懷!」

原本一見到「混蛋偷槍賊」就想要開罵的亞典波羅被人一陣搶白,對方又有禮到無可挑剔,眾目睽睽下他反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得訕訕地接過自己的槍。
含混的「唔」了一聲表示接受。

幾名知道亞典波羅是何許人也的中級士官也發出驚喜的讚嘆,圍了上去爭著要向他道謝順便一睹「楊艦隊」雀斑提督的丰采。

菲利克斯無限同情的看著這位有名的雀斑提督、不,現在該稱為新聞人了,不用想也知道亞力克哪可能「有禮的」向亞典波羅「借用槍枝」,方才亞典波羅氣的咬牙切齒

的模樣,和現在有怒說不出的樣子,就知道這隻狐狸又幹了什麼好事。

「亞力克……」稍微平復了心情的菲利克斯改回一貫的稱呼。踱步來到猛抓頭皮的少年身邊,問道「格留尼曼駐留武官怎麼說?」

其餘的侍衛們忙著連絡宇宙港的支援、還有確定其他隨行侍衛的安危,因此在等待迎接的護衛到來之前,亞力克一行人暫時留在事務所長的辦公室裡。

而莫名奇妙成為「大公的救命恩人」的亞典波羅也被一起「請」到辦公室裡略作休息。

「他說不知道對方是誰…總之要我們趕快去宇宙港然後回費沙。」已經受不了頭皮發癢的亞力克起身來到辦公室一角的洗面台,彎著腰就著簡易的水道設施沖洗著頭髮,

一邊含混的回答。

「你才幾歲就有仇家找上門啦?」亞典波羅涼涼的說著。

「沒辦法,前人無責任的欠下一屁股債嘛~父債子償你沒聽過嗎?」毫不在意的回應著。

「托比說過,人無法選擇的就是出生和死亡。」這算是他的宿命吧,苦笑地想著。

繼續沖洗頭髮的動作。

「聽起來還真是悲慘的宿命啊?」

「也還好啦,僅僅比『永遠脫離不了王老五』這種人的宿命好一點點罷了。」亞力克狠狠回擊著,一派的輕描淡寫。

「亞歷山大!」菲利克斯吼了一聲,這傢伙是嫌局勢還不夠混亂嗎?這種時候都有空閑找人拌嘴抬槓。

「小子!你查了我們多少事?」亞典波羅也不是笨蛋,這種挑釁還不至於上鉤、又不是「那個」畢典菲爾德。

手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的意願,亞力克繼續彎著腰洗頭,略帶沙啞的變聲期音調因為彎腰的動作更顯的沉悶。「嗯…你是指哪些事哩?」裝傻著回道。

「楊艦隊的生存者都那麼有名,不用查也有一堆傳記報導什麼的,何況社長大人還有自己的專欄不是嗎?」

也就是說這小子還是自己報紙的忠實讀者囉!亞典波羅失笑了,一掃方才不愉快的心情,拍了拍還在奮力洗頭的亞力克的背部,

「哈哈哈~你這小子還蠻有趣的嘛!我中意!」

「謝謝,大家都這麼說。」大言不慚的。

nick-nikori.jpg

那個「大家」是誰啊?

無奈的、菲利克斯在心底反駁著。

總算把附著在頭髮上的染色劑給全部洗掉之後,亞力克的頭髮在燈光照耀下閃著豪華的金光,附著在髮絲上的水滴相互反射,如水晶皇冠般閃亮而美麗。

像隻小狗似的、亞力克努力的甩著頭部、企圖利用離心力把頭髮早一點弄乾。菲利克斯以眼角餘光捕捉到亞典波羅臉上那、一瞬而逝的讚嘆神情。

輕輕嘆了口氣,他知道,這是只要美感和一般人沒有太大偏差的人都能認同的「美」,那頭金髮,光是那頭金髮就是獨一無二的了吧。

只是,對菲利克斯個人來說,亞力克本身的形象卻是他經常忽略的事實,畢竟,從小一起長大,再美的表象也都習慣成自然了。隨手拉過一條應該是駐在武官擦手用的毛巾,把毛巾丟給亞力克擦頭。

接過毛巾的亞力克皺了皺眉,似乎對毛巾上的隱隱散發的味道不是很滿意,不過,這種時候,也不能要求太多了吧。一邊擦著頭,一邊大喇喇的一屁股坐在辦公桌上,翹起腳。

「亞典波羅,巴拉特最近有什麼新興宗教團體嗎?有錢到買得起光線炮和手提小型加農炮的那種?」

對於亞力克那番毫無戒心又隨意的對話態度,亞典波羅忍不住皺了一下撒滿雀斑的鼻頭,什麼時候這小子可以不加稱號的直呼我的姓啦?還真是沒大沒小!

亞典波羅用一種近似於賭氣的挖苦語氣回道「宗教活動是一直都存在啦,只是應該都還沒有有錢到可以搞恐怖活動的地步吧!『大公殿下』!」有點惡意的強調了一下結尾。

亞力克笑了出來,並不在意對方那攙了雜質的回話。

「你還是叫我小子就行了,反正我也不是你們自治領的大公,如果你願意的話,叫我亞力克或是亞力都行。亞典波羅『先生』~」

瞪了亞力克一眼,卻無從發作的亞典波羅將頭別到另一邊,決定不跟他計較稱謂的問題。

「你怎麼不考慮對方是一路跟到海尼森來下手的?」

一邊隨意翻看辦公桌上的各種文件,瀏覽著這間辦公室的主人在離開房間之前所處理的公事內容,一邊擦著頭的亞力克回道

「如果是那樣的話直接炸掉香格里拉第二二層就行了,或是三十二層的餐廳,對方是臨時發現我在海尼森波利斯的。」

沒有辦法事前對我停留的地方做攻擊,只能等周圍的護衛變的稀薄時下手。

「喔~那你作了什麼引人注目的好事,讓人給認出來了嗎?」老實說要不是自己碰到他的情況特殊,要不然那頭標誌般的金髮被染成黑髮後,如果只是在路上擦身而過亞典波羅根本不會注意到。

可多了!菲利克斯在心中回道。凌厲的目光掃向亞力克。

迴避開友人責難式的目光,「嘿嘿…」的裝傻笑了一聲,亞力克尷尬的繼續低頭擦頭髮。

看著兩人的互動,亞典波羅點了點頭,瞭然於心「原來如此,看起來還不少。」

「那麼今晚的事件,你們打算怎麼公佈?街道上公然槍戰,打的轟轟烈烈總不能推說『瓦斯爆炸』來做結吧!」

身為報導者的立場,亞典波羅很在意事件是否允許公開。

「在兇手還沒有查明前,應該會請巴拉特的新聞社們配合報導規制吧,詳細的細節要問執事先生。」亞力克又捕了一句「我是說…克萊巴中尉。」

看到亞典波羅有點不滿的樣子,亞力克拋出了利益交換。

「當然,亞典波羅先生身為今晚的當事者,自然是要請您協助我方調查,以及擁有第一步聽取調查結果的權利,只要報導規制解禁後,要如何描述這件事,自然交由各報社斟酌處理,我們不會干涉的。」

也就是說送給亞典波羅的新聞社一個大獨家的意思。

摸了摸下巴,「聽起來還不壞」亞典波羅追加著「可是為了解救你的危機,本人今晚至少將接獲一打以上的罰單,車子也得送修…」

明明是為了揪住「偷槍賊」而起的追逐,既然人家白白送他一頂「大公殿下的救命恩人」之帽子,當然就不用客氣的好好戴上了!

菲利克斯急忙補道「金額的損失將由…」亞典波羅連忙舉起手阻止了他的話語。

「請款單自然是會用力寫啦,沒道理要我做白工!除了事件真相外,我還要一個獨家專訪以彌補精神損失。」充滿興趣的目光挑戰似的投向仍然坐在辦公桌上的少年。

停下擦頭髮的動作,亞力克愣了一下隨即了解,「那你要等久一點喔!因為到18歲之前我都不算公眾人物,不接受採訪的。」

「沒問題!總之我先預約了!」亞典波羅愉快的舉高了手與亞力克擊掌為誓。

「但是…」斜斜的看向亞典波羅。金髮的少年帶了點惡作劇式的微笑補充著。

「我接受的是身為『新聞人』的亞典波羅的採訪,其他的採訪者一概不接受。」

「那有什麼問題,五年之間本人還沒有打算要轉行呢!」

「是嗎…」似笑非笑地、亞力克趣味盎然地盯著亞典波羅,低聲提醒。

「尤里安一開始也是說要一生當個學者的…」結果還是忍不住跳下政治圈從政,亞典波羅又能堅持多久呢?畢竟還沒有到可以「什麼都不管」的年紀。

駐留武官格留尼曼在可以徵調的人力全部到齊之後,戰戰兢兢的推開自己辦公室的大門,請示亞力克大公是否能出發。

姿態優美的跳下那張桃花心木的辦公桌,亞力克點了點頭,順便確定即將前來支援的巡航艦隊的名稱後,他轉過頭,在眾人面前、正式而有禮的、與亞典波羅握手道別。

那笑容與姿態恰如其分─充分展示出一個帝國大公應有的氣度與優雅。

「一路順風啊!」

「嗯!也請亞典波羅先生多保重!」標準的官樣答腔,亞典波羅很不情願的在心底承認,雖然沒大沒小了點,不過他還是寧願亞力克直接叫他「亞典波羅」呢!

一旁的菲利克斯也上前與亞典波羅握手道別。「今晚給您添了很多麻煩,真是不好意思,還有…很謝謝你!」亞典波羅笑著拍拍高度即將追上自己的少年的肩膀,

回應道。「給我添麻煩的不是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

俏皮的眨了下眼。小聲的說著。「…你也辛苦啦…」

面對這樣的「同情」,菲利克斯也只能苦笑以對。

一行人匆匆的在團團護衛下,搭上專用垂直起降飛機,直飛宇宙港,一等到帝國派過來的巡航艦隊在行星太空中會合之後,便立即出發返回費沙。

而直到確定自己目前的處境大致安全無誤之後,亞力克才「啊!」地猛然想起,他的重要行李──包含尤里安致贈的簽名書都還放在香格里拉飯店的房間裡,雖然想立刻

要求留在海尼森的人員將東西送來,可是…

環視了一下周圍侍衛們,都還處於緊張情緒中,來來往往的資訊交換和報告聲交織成一片雜音網,「算了…之後請飯店的人寄來好了…」反正一時也不急。

「嗯?」坐在亞力克身旁的菲利克斯轉過身來。「怎麼了?」

「啊~沒什麼,想起行李還留在飯店罷了。」接過克萊巴中尉遞過來的熱可可,亞力克解釋著。

要了一杯咖啡的菲利克斯調整了一下坐椅的角度。「那種小事,之後再請人送來就行了。」

「嗯…也是啦…」亞力克有點擔心的回應。

其實這根本是多餘的擔心,一般有信譽的飯店是不會去翻看客人的遺留物內容的,更何況是帝國大公的行李,但是他就是心虛的擔心,

那本『赤色與金色…』如果被人發現…

「菲尼…」

「幹麻?」

「九月吉爾菲艾斯叔叔忌日時,我想去奧丁一趟。」他想去那個自己繼承了名字的、陌生的、但又好像早就相識了的紅髮提督的家鄉還有墳前看看。

猛的一起身,菲利克斯略帶怒意的盯著身旁的人。這傢伙!是神經大條還是怎樣?

「才剛發生了恐怖活動你九月又想出去玩?」他可不認為攝政陛下會允許這小子氾濫過剩的冒險精神,尤其是在這次事件過後。

「才不是玩哩!」急忙的否定。「有些事情想去查一下而已…」關於吉爾菲艾斯叔叔的。

審視了一下亞力克的認真表情,菲利克斯有點軟化了,但是仍語帶強硬的,「九月九日幼校有紀念大公的各項大會活動,我今年要代表參加射擊和路戰組的指揮官。」

意思就是本人無法奉陪到奧丁。

點了點頭,「嗯,我知道啊。這次沒辦法去給你加油了,不好意思!」亞力克很自然的接道。

菲利克斯無奈的瞪著身旁的金髮友人,盤算著他現在是裝傻還是真的不知道。

一直以來這位大公能被允許外出,可都是因為自己以特令侍衛官的身分跟隨才能成行。甚至有很多次名義上都是以「米達麥亞元帥的獨子前往海尼森拜訪」的方式,讓亞力克混在隨行人員的名單裡跟著出境費沙。

因為亞力克到十八歲前都不算公眾人物,因此行程是無法對外公開的,自然也無法有確實的安全保障。考慮到一群必恭必敬的大人圍繞著一個小鬼怎麼看都可疑,為了掩人耳目,他才屢次以特令侍衛官的身分一同出遊,對外宣稱是表兄弟關係。

若非如此,身為母親的希爾德也不可能同意亞力克這幾年來的外出。

「重點不是那裡吧…」菲利克斯翻了翻白眼,嘆了口氣。盯著艙板考慮了一下。

「那個時間點太難了,大家都在忙活動,你延後一下時間吧!」大公忌日有各式追思活動,皇宮的人力也會被分散,沒有餘力保護這小子單獨外出。

不過…九號的幼校大會一結束、學校會有兩三天的補假,到時候比較容易抽出時間陪他去奧丁。

「喔…」身旁傳來一半含在口中似的混沌回應,察覺到有異,菲利克斯轉過頭,身旁是一手歪斜的捧著喝了一半熱可可的亞力克、正緩慢的倒向另一邊,纖長如扇的睫毛蓋下,

在正上方的燈光投射下,形成濃濃的一圈陰影,堅挺美好的鼻子均勻的傳出淺淺的呼息,左右對稱的紅唇略微張開,顯示少年已被疲倦的網所包圍,沉入夢鄉之中。

趁著那杯還沒喝完的熱可可潑出來之前,菲利克斯抽出亞力克手中的杯子,幫他將座椅放倒,把歪的有點過分的頸椎扶正…

等一切就緒,猛然的、再為自己老媽子式的行動感到莫名奇妙的憤怒與無奈。

「睡著的時候,明明就像是個天使般…」不過,也就只限於睡著的時候了。菲利克斯不忘在心底補上一句。

他也跟著放低坐椅,才剛喝過咖啡的自己,雖然身體上和心理上都感到疲憊不堪,但是因為咖啡因的關係,暫時還無法立刻入睡,隨意的轉動視線,對上了亞力克戲稱為「執事先生」的克萊巴中尉,他以修長的手指比了個「噓」,指指身旁的亞力克,前者立即會意,吩咐其他人去找來毛毯。

隨後踱到菲利克斯對面的座位上坐下、擺了擺手示意菲利克斯不用行禮。

克萊巴看了熟睡的亞力克一眼,笑了笑「這麼看,大公就好像還是個孩子似的。」

「嗯…」是孩子沒錯啊!才十三歲,一般來說可是中等學校都沒畢業的毛頭小子!菲利克斯在心裡附註著。

不過如果提醒他,只比這個「毛頭小子」大一歲的菲利克斯也算不上脫離「孩子」階段這件事,菲利克斯可會不服氣的爭辯,「怎麼說都至少比這小子大一歲」!

「關於凶手…」克萊巴欲言又止。

「查出來了嗎?」菲利克斯精神一振,將坐椅升起。

「不、目前還無法確定,可是初步猜測,很可能是…」克萊巴有點遲疑,雖說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的身分不同,但是就這麼把機密告訴他妥當嗎?

不過在看到菲利克斯純淨的眼神後,他按下了心底的猶疑接著道。

「很可能舊帝國貴族勢力的餘黨,殺手是雇用的,資金的帳戶顯示與舊貴族餘黨有關。」

「舊貴族!?」菲利克斯不屑的哼了一聲。

「難道他們以為殺了一個小鬼就能扭轉歷史嗎?」

腦內瞬間檢閱了保安官守則的內文,確定沒有任何一條明言「稱呼維安對象為『小鬼』必須將之逮捕或是列管」,克萊巴頓了一秒接著回道。

「當然不可能,可是若是以『復仇』為名的話,那也就足以構成動機了。」

點了點頭,菲利克斯表示理解。兩人又就回到費沙之後的手續以及報告書的形式做了下討論,之後,克萊巴就起身去探望受傷的僚友克里希了,行軍禮送走克萊巴後,菲利克斯隨手將毛毯蓋住亞力克微微側過身的軀體。

然後自己也蓋了一條在身上,重新放倒坐椅。在意識陷入混沌前,他想著幾件事。

亞力克在書店的騷動,和尤里安‧敏茲的密談,還有對自己的隱瞞…總之,先回到費沙再說吧。目前他能做的就只有睡眠了。

回到小說總目錄

接下來要去哪大家都知道了吧!
是的!要去幫吉爾菲艾斯掃墓了!阿門~


想吃什麼儘管點!今天我請客!

那、那、那……焦糖巧克力酥、奶酪烤布丁、年輪蛋糕草莓奶油口味、南瓜派、檸檬蛋塔、咖啡蒙布朗、還有……草莓生奶油蛋糕!

你也點太多了吧?知不知道「客氣」兩字怎麼寫啊?而且你吃得完嗎?

是菲尼說「想」吃什麼「儘管」 點啊?我只是正確執行指令罷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