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 8


回到飯店房間,亞力克一進門就把自己丟進柔軟的床上。臉埋在被套裡,語帶混沌的問著「幾點吃飯?」

有點無奈的看著亞力克灘成一片的懶樣。一邊收拾行李,菲利克斯回道「都可以,你要先洗澡嗎?要不要擦一下藥?」雖然現在亞力克的臉頰已經消腫了,不過,意思上還是問一下。

沉沉的音調從被套裡傳出「嗯…還是先沖一下好了,擦藥就不用了,晚飯…七點半吃好了,菲尼你要先用浴室嗎?」

 

只剩不到20分鐘,菲利克斯看了下亞力克,一附死在床上就不想再動的懶樣,完全不相信他有洗戰鬥澡的能力。

 

「嗯」了一聲,就自顧自的先脫起衣服,要等亞力克先洗的話就不用吃飯了。

一轉過身,發現亞力克正翻過身子,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幹麻?」

 

「沒~你的腹肌還真的練出來啦…哼…」羨慕的看著這個只大自己一歲,卻比自己高了將近10公分的友人。

 

「那個哼是什麼意思?等到你也進入軍校,早操晚操就會有啦!」

把脫下來的衣服粗魯的用腳踢成一團。逕自走向浴室。

 

「還有兩年哪…」改為平躺在床上的亞力克喃喃的唸道。兩眼無固定焦距的,懶懶的看著飯店天花板的燈飾。

 

由於羅嚴克拉姆王朝初立,皇位繼承者又只有亞力克大公一人,為了顧慮大公的安全,因此一般小孩到了5歲之後是進入初等學校就讀,亞力克則是由一群名為學者和藝術家的教師群所包圍。除了安全的考量外,希爾德也考慮到有亞力克所在的學校,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瞞著所有學生家長「大公在本校」的事實,讓五歲左右的小孩子提早接觸到大人社會裡的權力關係,實在不是一件對精神衛生良好的事。因此,無法像菲利克斯一樣去上學這件事,希爾德了解亞力克一定會覺得委屈寂寞,但評估了去學校也會引出更大的問題,決定讓他留在皇宮中接受家庭教師的教育。

事實上希爾德的顧慮也是正確的,菲利克斯進入初等學校的時候,也是遭受了各式各樣的特殊待遇,有耳語,有當面奉承,有挑戰,有私下詆毀,而最嚴重的是,一開始大家都退散在遠方,充滿興趣的「觀察」著這位「元帥之子」,沒有什麼人接近他。以致於菲利克斯成為「全校最在意的隱形人」。

 

菲利克斯的級任老師甚至有兩位,因為「帝國首席元帥的兒子」在班上,而長期緊張到胃穿孔住院。這種情形直到菲利克斯升上三年級,才稍微收斂,或是說,菲利克斯才終於克服「自己與一般小孩雖然不同,但是其實是一樣的」這個矛盾事實。

考進幼年軍校後,菲利克斯總算是開始了比較正常的學校生活,原因之一是軍校裡多得是軍眷出身的學生,雖然說在意的視線還是存在,但是前有尤利伍斯.瓦列,史提爾.馮.艾齊納哈等同為元帥之子的學生,一級大將之子克勞迪歐.金查等當先鋒,後進入學的菲利克斯相對的就受到較薄弱的注目禮了。

 

其實,亞力克也努力爭取過入學,第一次是四歲多的時候,那時只是單純的崇拜著菲利克斯,覺得菲利克斯穿著制服去上學很帥,覺得菲利克斯去的學校一定很好玩,說穿了就是菲利克斯去哪他也想去哪──小孩子的跟屁蟲心態。

那時候安妮羅潔大公妃曾和身為母親的希爾德商量過,是不是讓亞力克和菲利克斯去上同一個學校比較好,不過由於希爾德早就由米達麥亞元帥夫人,艾方瑟琳那兒得知菲利克斯上學的「慘狀」。

因此難得的堅決反對,只是對還年幼、哭鬧不休吵著「亞力也要去學校~」的亞力克,兩個人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撫與解釋,結果最後是薇絲特帕列男爵夫人出馬,用了大家都跌破眼鏡的方法──草莓利誘法。

 

「亞力,別哭!」氣魄更勝男人的男爵夫人先喝住亞力克的哭鬧。

「上學可能是好玩的,但是不見得世上所有的好玩都只在『上學」,你乖乖的,瑪格『姊姊』天天都來跟你做伴,教你各式各樣『上學』會有的好玩事兒,還帶你最喜歡的草莓來喔!」

「真的嗎?瑪格姨…每天都有草莓?」

寵溺而略帶力道的手指掐了掐亞力克粉嫩的臉頰,薇絲特帕列堅定的糾正。

「是瑪格『姊姊』!對,每天一籃,不騙人!」

「嗯,瑪格…『姊姊』…」怯怯的重覆了一遍。

亞力克第一次的上學抗爭就因為草莓的利益交換而告終。

而薇絲特帕列男爵夫人也沒有食言,真的從亞力克滿五歲開始,就幾乎天天造訪獅子之泉,帶來一籃新鮮草莓和亞力克的私人教師--都是男爵夫人的私交,有文學家,畫家,音樂家,心理學家,藝術表演者等。

亞力克的啟蒙教育,也算是相偁於其身分的頂級而又華麗。照男爵夫人的說法,可以從小培養一個自己心中最理想完美的男性,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具意義的工作了。

 

不過草苺倒是只持續兩個月就中斷了,理由是御醫團的警告,「大公殿下的腸胃還不能算是發展完全,過多的涼性水果可能會導致長期的腸胃衰弱」。

而亞力克本人倒是因為每天有學不完的新鮮事,加上菲利克斯去上學之後還是照常來皇宮找他玩,也就沒那麼在意草莓了。

 

第二次入學抗爭約是發生在亞力克7歲以後,當時菲利克斯也漸漸適應了學校生活,不再像剛入學的時候,天天跑來找亞力克玩,順便吐苦水說學校無聊不好玩,反而越來越融入學校生活,進皇宮的頻率變成了三天一次,甚至學校有活動的時候一個禮拜才來一次,當時除了菲利克斯以外接觸不到任何同齡小孩的亞力克忍受了三個月,就再也受不了而再次鬧著要去上學。

 

習字學理了兩年,亞力克已經不再用小時候那種一哭二鬧三耍賴的方式了。他這次採用了正攻法,直接向自己的母親-攝政皇后陛下希爾德提出想要去學校,而且是指名要跟菲利克斯同校的要求。

以超越一個七歲孩童所能表現出的冷靜與論理能力,亞力克向自己的母親強調「同儕學習的重要性」、以及「為了將來登基」,進入學校融入社會生活才不會讓自己與社會有太大隔閡等理由,最後乖巧的加上「絕對不會行為差池,做出有損先皇名譽的舉動」。

即使是希爾德,在這番正論之下也不得不認真檢討,是不是到了該讓亞力克去學校的時期了。

這個時期影響亞力克知能,想法最大的家庭教師有兩人。

一個是心理學的權威,維克哈爾博士,經由薇絲特帕列男爵夫人的引進,他開始了一生自豪的「帝王養成教育」實驗。經由各種精心設計的「遊戲」,維克哈爾一邊測量亞力克大公的智商,思考連結度,邏輯判斷能力,懷疑能力,情緒控制能力等,一邊也透過名為「教學活動」的實驗對亞力克的人格進行奠基與成形。可說是所有心理學家想得出來的,尚未想出來的實驗與觀察及教育應用,都一股腦兒的投入於這個大公之上。

而另一個則是文學家托比。

原本他是不願接受薇絲特帕列男爵夫人的請求的。「就算是凱薩萊因哈特兒子好了,為什麼我堂堂帝國首席文學家(自封)得要去像個保父一樣,教小孩子阿背側爹(德文的ABCD發音)呢?」

不情願的被男爵夫人半強迫的拉進獅子之泉與亞力克大公見面,結果第二天起就自發的準備各種「教材」和「習字卡」不用男爵夫人派車來請,自己就先與皇宮保安官約好教授時間,自行前往。

據他本人對好友作曲家托魯夫曼的說詞是

 

「托魯夫曼,同樣身為創作者,你應當能了解我的心情吧,當一個不斷變化出新、且源源不斷的供給你靈感的天使出現在你面前時,如果不知道去把握,那麼這個人的創作生涯也差不多可以結束了!」

 

而在文學界,一開始托比這樣的表態也曾招致各種批評,甚至有人如此批評

「甘願成為皇宮的御用詩人,將寶貴的自由意志奉上,成為有翼黃金獅的餌食」

「文學只能是個人的聲音,從來如此,以後也不會改變。文學一旦成為國家的頌歌、民族的旗幟、皇帝的喉舌、或是階級集團的代言,即使有傳播為媒介,聲勢浩大,鋪天蓋地而來,可這樣的文學也就喪失了本性,無法再稱之為文學。只是權力與利益的代用品。」

可是後來托比陸續發表的文集中,人們看不到任何讚美皇室、亞力克大公的詞語,不過在托比原來略嫌尖銳的筆調中,融入了慈愛與關懷,比喻與觀察比之原來更加多元與深入,「彷彿透過孩子的雙眼,以一顆成人的心在敘述世界一般」,而這之中的轉變,自然是源於與「那位」亞力克大公的互動。

甚至在亞力克滿十歲,托比不再擔任個人教師後,發表了「小小的雙眼看世界」一書。以童書式的溫柔筆調,詼諧的第一人稱描述小孩子奇想天外的各種想法與看待世界的方式。自然不需多加說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以亞力克大公為藍本所寫。

一時之間,此書成為帝國境內父母爭相購買的對象,創下首週銷售成績的歷年冠軍、販售一週年總和銷售冠軍、販售3周年總和銷售冠軍,而紀錄仍持續更新中。成為帝國內書籍銷售史上的一個奇蹟紀錄。

 

 

托比對亞力克最大的影響,應該可說是對於「語彙表達」的精準使用,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對什麼樣的對象,該使用何種語彙最為恰當。而同樣一句話可以有千百種的表達,如何運用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

如果說亞力克從第一次入學抗爭到第二次入學抗爭之間的進步,可以用兩個部份來看的話,那麼讓亞力克理解到「哭沒有用」、正攻法為上的是維克哈爾博士,讓亞力克以條理分明的言語打動希爾德的,則是托比。

但之後擔任亞力克的幾個教師如司法尚書,民政尚書,財務尚書等人卻對托比和維克哈爾的影響恨得牙癢癢,因為亞力克在明辨人情道理之前便先學會了詞彙的巧妙運用以及批判他人言詞中的邏輯破綻,例如布拉格曾經為了「具有批判力的民眾對國家的重要性」的起頭,想對亞力克說明「義務教育的實施方針」,卻在一開始即被亞力克尖銳的打斷。

「民眾?那是誰?在哪裡?民政尚書定義的民眾是什麼?所謂具有批判力是以何為標準?」

令布拉格只能從頭解釋起,而其中又不得不與亞力克作各種定義上的辯論,以嚴密的角度來說,這樣的過程是令人欣慰的,但是有時也令原本就國事繁忙的尚書們必須消耗更大量的腦容量來回答亞力克的問題。而且可能花了好幾個月還達不到原先想要教授的主旨。

 

私人教師群裡唯一對亞力克這樣的思維法感到欣慰的,或許是內閣裡人人敬畏的司法尚書布魯克德爾夫了。

本來學習法律的人對於詞彙的運用方式就必須比旁人更精準,每當亞力克提出各種刁鑽的質問時,皇宮內的近侍就會看到其他內閣成員看不到的光景---布魯克德爾夫欣慰的笑意,以及和藹的語氣。

在這樣的教育下,對亞力克來說,去學校並不能學習到比他待在皇宮裡更高深的知識,但是相反的,也有些東西的確是無法以單純的「教授方式」習得,尤其是亞力克周圍除了菲利克斯與一個月一次的七元帥聚會時,一同來到獅子之泉造訪的第二代們以外,他接觸到的都是比自己的年齡要大上10歲有餘的成年人,的確不能說是個健全的學習成長環境。

正當希爾德認真的招來費沙第二幼年軍校校長,合同軍務尚書克斯拉、國務尚書(正確來說是以「菲利克斯的父親」身分參與討論)米達麥亞等人商議亞力克大公於10歲進入幼年軍校事宜時。第二幼年軍校卻發生了不幸的事件,14歲的上級生集體欺負下級生致死的「米爾朗基致死事件」。

 

集體欺負的原因和米爾朗基的出身:非軍眷卻成績優異,脫不了關係,凌遲者集團的孩子多半為中將、少將之子,成績為中上到優異,導火線據調查是為了爭奪「軍旗揭揚」儀式的「揭揚者」不果,因而懷恨在心。

被稱為軍神的萊因哈特,其軍旗為有翼黃金獅子旗,是所有帝國軍仰望崇拜的象徵之一,在幼校裡,能被選上作為「軍旗揭揚」儀式的一員是無上的光榮,容姿、品行、身體能力、學識等都在考核之內,而其中最榮耀的頂點莫過於升軍旗時,手捧軍旗的揭揚者了。

 

揭揚者除了上述考核之外,最重要的工作是要決定「軍旗揭揚」儀式的時間點。

清晨5點至7點間,要能準確的判斷出在哪一個時間點最利於升旗,因為揭揚者必須有足夠的判斷力以及臂力,能將比自己身體還要大的黃金獅子旗,在往天際一甩、拋展開時,使軍旗畫出一個美麗的弧度,以豪壯颯爽之姿「霍」的飄揚,隨後立即由旗手升上。

迎風飄揚的軍旗在眾人的仰視之中冉冉升起,這期間自然不能令軍旗垂下、或是與升旗用拉繩絞在一起這種醜態發生。因此判斷風勢走向與強弱的能力非常重要。

也因此、在幼校裡,軍旗揭揚者又被稱為「讀風者」。

而米爾朗基就是以二年級首席之姿,獲選成為幼校創立以來最年少的揭揚者。

一直以來軍旗揭揚者都是由四年級以上的高年級生首席擔任,附帶一提,萊因哈特在幼校時,卻從不願意去爭奪這項榮譽,因為對他來說,為「那個腐敗王朝」的軍旗升旗,是無上的恥辱,因此他從來沒有意願、甚至是不屑去報名參加甄選的。

當然這項儀式在新王朝裡,所富含的意義又遠不同於舊王朝時代了。

 

總之,這項不幸的事件除了打擊到帝國軍-失去了一個將來有望的儲備人才、以及米爾朗基家族-失去了引以為傲的兒子之外,還意外的打擊到了亞力克大公的升學之路,幼校校長幾乎要跪在希爾德面前懇請亞力克大公不要進入幼校,至少在他任內。

理由是,即使王朝走開明風氣,大多數的人們還是為舊思想所束縛,即使萊因哈特沒有意思成立新的貴族階級,但是跟隨軍神百轉征戰的將士們儼然是新興的貴族階級,在學生、人民的思維還無法轉變前,他無法保證亞力克在入學後能被平等看待。

「對亞力克大公來說,他也不希望活在阿諛奉承的環境下吧!」花白頭髮的校長竭盡所能的,希望希爾德延後亞力克大公進入學校的時間。

而軍務尚書克斯拉和米達麥亞也站在相同陣營採反對意見,理由卻和校長不同,有幸經常與大公接觸之下,他們對於大公「不受他人奉承誹謗影響」的自信是有的。

但是,十歲左右的新生比較起十四歲、十五歲的學生在體能上由於發育期的關係,可能有百倍以上的差距,即使學年首席、自由搏擊也是學年第一的米爾朗基也不敵5個上級生的圍攻,一想到這裡就不禁「寒毛直立」,他們冒不起這個險。

但是,一旦大公進入學校成為一般學生,他們都認為要盡量撤除侍衛人員,以免妨礙教學與正常學校生活。於是只能期待周圍學生的人格夠成熟與大公的自保能力能夠足以應付。

因此,最後的商議結果,決定亞力克由15歲起才正式進入費沙第二士官學校就讀

「到那時候,大公的自保能力、周圍學生的成熟度應該都相對提高了,比較不致於出什麼無法挽救的意外吧。」為當時開會的最後決論。

 

つづく

 

認めたくないですが、確かにこの国の国旗掲揚儀式はグッと来ますね~~

格好いいです!

旗1

あの星のマークを無視して、ゴールデンルーヴェーを付け加えたらよし!

旗2

力強く、颯爽的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