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 7


「我很少看過有人能對自己的生死如此的不執著,除了當時已經去世的楊提督以外…」

「皇帝…萊因哈特,也就是你的父親,是第二個我所知道能把死亡看得如此淡薄的人,即使當時他的身體已經相當衰弱,但是,為了至少見你最後一面,他還是撐起了精神,進行了他人生中最後一次的恆星間旅行,所以,即使沒有熾熱的愛情為基礎,我相信,你父親還是很重視你的喔!」

這樣為凱薩辯解的自己,尤里安在心裡實在有說不出的彆扭。這該說是歷史之神一時興起的惡作劇嗎?

至少當時19歲的尤里安,作夢都想不到十幾年後自己會這樣「開導」著那個皇帝的孩子吧?

 

「而且,我還聽說,皇帝為了決定你的名字,煩惱了很久呢!撕掉重寫的命名記事紙塞了一紙簍!」

 

「那為什麼!」

 

就好像戳中亞力克少年的死穴般,其實這件事他也聽過艾密爾.馮.齊列講過不下100次。但是由於先入為主的認定齊列有過於推崇美化皇帝的習癖,因此亞力克根本不認為這足以證明「那個人」重視他的理由。

 

也曾半諷刺地向幾個玩伴,如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尤利伍斯.瓦列等人抱怨過,「那個齊列根本是中了『皇帝毒』!沒救了!」

 

「想了那麼久的結果是『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完全看不出那個人在命名的誠意嘛!」

 

 

「呃‧‧‧你不喜歡自己的名字嗎?」原來問題在這裡嗎?尤里安的雙眼有如慢動作般緩慢地眨了一眨。

 

「他要取名紀念‧‧‧死去的好友」頓了一下,確定沒有說錯成「死去的戀人」,亞力克繼續道。

 

「這個我能理解,雖然一點意義都沒有!可是,你不覺得這種‧‧‧以海尼森式說法就是『約翰麥克』的名字,真是俗到極點了嗎?」

 

在心底埋怨過千百次的話衝口而出,倒是稍微得到了宣洩的出口。

 

其實這個不滿亞力克也不只一次和好友菲利克斯抱怨過,但是得到的回應不是安慰而是落井下石。

 

『唉呀,也不錯啦!比菲利克斯這種意義深遠的名字差一點罷了!』

まぁ、そんなに悪くもないさ!「フェリックス」のような意味深い命名より少し粗末だったくらいさ!

 

充滿稚氣的臉龐寫滿了不明瞭與不滿,看來是積怨已深呢。

 

噗!

 

尤里安止不住想要噴笑而出的情感,的確,這是個沒什麼創意的名字,原來亞力克少年對自己父親鬧彆扭的原因在這裡嗎?

 

「這個‧‧‧人家不是常說,『所謂的天才,就是除了某方面特別傑出的表現外,其他方面都比常人低落』嗎?所以,你也別太在意了,何況,這可是你父親親手留給你的禮物啊!」強忍住笑意,但尤里安知道自己的嘴角正隱隱抽蓄,想必是一附強裝鎮靜的樣子吧。從亞力克少年完全不能接受的表情就可以了解。

 

尤里安也知道,這番說詞,轉得太硬了。

 

重新調整了一下坐姿,略嫌僵硬的清了清喉嚨,尤里安說,

「不管你誕生的契機是什麼,一個無心的錯誤也好,意外也罷,我認為,重要的是你活在現在。」

真誠的眼神溫柔的注視著身前的少年,亞麻色頭髮的青年認真的建議著。

「當然,我也不會消極到建議你不用去探尋過去的事實,有很多事情雖然一時之間被隱藏住,經過時間的過濾之後,我們站在較遠的地點重新審視過去的事實,反而能看到更多的真理也說不定。唯有時間女神的孕育,真理才得以顯現,不是嗎?」

舌尖流轉著自己都覺得像是老頭子說教式的言詞。

尤里安無奈的想著,我也有了可以對人說教的年齡和地位了嗎?講得這麼大言不慚,如果楊提督在場的話,一定會取笑我的故作正經吧!

「只是,亞力克‧‧‧」

 

尤里安頓了下,有點擔憂的。

 

「我希望你不要被過去束縛太多,溫故而知新是值得鼓勵的,但是太過執著於過去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其實尤里安所擔憂的是,凱薩萊因哈特再怎麼說也只是個人,只要是人會有的缺點,萊因哈特也躲不過。在帝國境內自然是將他推崇備至,但是萬一亞力克了解到自己父親人格上的缺點,承受不住時又該如何?

 

但諷刺的是,亞力克雖然潛意識裡對自己的父親生平有相當程度的好奇心,不過他卻沒有期盼一個完美父親形象的心態。

 

反而是,對於「吉爾菲艾斯」,這個自己繼承了其名的早逝英雄有著更深一層的崇拜與無條件的敬意,或者說,亞力克其實是將自己對於父親的期許與崇拜心態,投射到那個自己繼承了名字的紅髮提督之上。

 

也正因為如此,亞力克才會對於那本小說的表現方式感到憤怒,在他的認知裡,吉爾菲艾斯是一切光明與善的集合體,他追隨自己父親應該是因為志同道合,好吧,或許再加上一點安妮姑姑的影響。

但是,像那本小說裡所寫的,吉爾菲艾斯是因為對萊因哈特的特殊感情才一起並肩作戰,對萊因哈特的保護是因為情人間的愛護,而被解除配槍權是因為情人間吵嘴互不相讓的悲劇等,諸如此類增添了「吉爾菲艾斯」一般人性的敘述,是亞力克在情感潔癖上不想承認的。

因此,如果說找尋到的真相會令亞力克承受不住的話,也是關於吉爾菲艾斯的真相,而不是關於萊因哈特的真相。

只是這兩者間微妙的差距,再混合了亞力克對自己父親的矛盾情結,造成了尤里安的誤判。不過這樣的誤判並無損於兩人之間的談話,以結果論,尤里安的建議也是妥當的。

 

亞力克點點頭,「我知道,這些道理我懂,只是‧‧‧」無奈的笑著。

 

「理論上的理解和情感上的接納總是有點差距吧‧‧‧不過我想我會努力的。」

 

 

這時,雖然沒有立即表示贊同,其實亞力克已經坦率的接受了尤里安的第一個建議:想要更多方面、更深入的了解過去,以及過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當然下意識裡促使他這樣決定的因素,還是傾向於「為了回復吉爾菲艾斯叔叔的名譽」以及雖不想承認,但是卻抹滅不去的,對於自己父親的好奇。

 

 

如果能多了解吉爾菲艾斯叔叔是怎麼樣的一個人,那麼至少,對於那個和他十年相繫的「那個人」也能有多一點的認識吧。亞力克下在心底如此說服自己,這是一石二鳥的好計。

 

「嗯,的確,不過,你現在就能如此冷靜的分析自己現在正由情感所支配著情緒‧‧‧這種自覺能力,我認為就已經是一件值得鼓勵的事了喔!」

 

張望了一下掛在牆壁上的時鐘,尤里安知道那個名叫菲利克斯的護衛應該是去準備聯絡侍衛官來迎接亞力克了,在他這裡也滯留了快一個小時,差不多該放人回去了。

 

「我只希望不管你最後找到了什麼樣的事實,或是解讀了什麼樣的事實,都不會因此而否定現在的自己,要記著這句話‧‧‧」

 

尤里安突然故作威嚴的大喝一聲。

 

『那又怎麼樣!!』それがどうした!!

 

「啊?」

有點被嚇到的亞力克呆愣著。沒頭沒腦的應著。

 

不好意思的摸摸下巴,尤里安再次覺得自己實在沒有模仿的才能,那位滿臉雀斑的前輩在傳授這句話的神態可是更正經八百一點、更浩然正氣一點,只是正因為那副認真的樣子才更加深了笑果。

 

尤里安羞赧的說。「這是一位前輩教我的,世上最強的話,無論是遇到什麼樣的困境,或是沒有辦法處理的事情,或是沒有辦法用道理說服自己的時候,記得這句話。」

 

眨了眨眼。亞力克喃喃的跟著唸道「那又怎麼樣‧‧‧」そ、それがどうした・・・ですか

 

「是的!『那又怎麼樣!』這句話可是最強的話喔!而且,越是大聲的喊出來,越有效果。無論是什麼樣的正論或是雄辯都無法勝過這句話…據說…」小聲的附註了一下。

 

「那又怎麼樣‧‧‧」亞力克重複了一次,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雀斑提督直傳的咒語發生了效果,他突然覺得原本壓在心底沉重的感覺消失了一點。

 

再一次大聲的重複。

 

「那又怎麼樣」それがどうした。

 

「對了‧‧‧就是這樣!」像是在引導小孩子般的,尤里安含笑著。

そうそう、この調子!

 

「那又怎麼樣!」

それがどうした!!

 

「對耶‧‧‧哈哈‧‧‧哈哈哈哈‧‧‧尤里安,謝謝你,好像,真的感覺好多了耶!」

 

是的,雖然無厘頭了點,但是,既然自己都已經來到這個世上了,不管起因是什麼,不管那個人是不是真的如娛樂小說裡所說的,忘不了死去的戀人,在一夜錯誤下造成了自己的誕生,那都沒關係,因為,就算真是如此,『那 又 怎 麼 樣』!

 

長長的噓了一口氣,亞力克以優美的姿態起身,主動伸出右手。

 

「謝謝你!尤里安!真的,各方面‧‧‧你招待的紅茶,還有你的話,你的善意‧‧‧能夠認識你真是太好了。」真誠的笑著。

 

尤里安立即回握住亞力克白皙修長的手。進而親暱的拍了拍亞力克的肩頭。

 

這個少年,真的有令人打從心底喜愛的魅力。

 

「對了,尤里安!」

 

「嗯?」

 

「還有個小小的請求,希望你能幫幫忙!」亞力克頑皮的說著。藍紫色的眼神

晶亮。

 

「可以跟你要兩張簽名嗎?」(サインを、二枚お願いできるかな?)一張回到飯店後可以當作陪罪的禮物,另外一張,當然是自己收著當紀念了。

 

愣了一下,尤里安也笑了,開懷的。他說了聲「當然好」就轉身前往書房,去找能夠留給這位少年的東西。

 

而趁著這時,亞力克吐了下鮮紅的舌頭,有點心虛的,去將玄關上鎖的大門給打開。

 

空無一人!

 

亞力克毫無防備的探出頭,想要尋找菲利克斯的身影,卻突然被一記結實的下墜拳打向腹部,喝了兩三杯紅茶的肚子被震的險些吐了出來,彎著腰摀著腹部的亞力克,不用想也知道全宇宙是哪個人會這樣揍他。

頭也不抬的,亞力克揉著肚子「嗚‧‧‧菲尼,我知道我欠你一腳,但是你也考慮一下,別打在喝了滿肚子水的肚子上啊!」

 

從門後死角閃身而出的菲利克斯怒氣未消。「我這次絕對要報告攝政皇太后陛下,說你任意甩掉隨從,私自找人打架,還對我拳打腳踢!」順便增添一些莫須有的罪名。

 

「冤枉啊~只有一腳而已!」什麼時候變成拳打腳踢了!

 

「哼!」

 

「那‧‧‧你揍也揍了,氣也消了,克里希上尉什麼時候,在哪裡跟我們會合呢?」非常了解菲利克斯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上上之計就是立刻轉移話題。

 

雖然還有一些不滿,不過菲利克斯也不至於忘掉正事,現在他的身分是特令護衛官,待遇比照伍長,可以不用和幼年軍校的同學們一樣,關在學校裡上課和準備期末考,但是,他可不像亞力克一樣是來玩的,該負的責任,該完成的工作還是要顧著的。

但是話說回來,像「毆打皇太子,毆打未來皇帝」這種大不敬、而且不該是身為護衛官應有的舉動,菲利克斯卻也很少放在念頭上。對他來說,確保亞力克的行程和安全是工作,但是「矯正」亞力克的任性也是他身為「年長者」應有的責任。

 

「已經接近晚餐時刻了,我和克里希上尉約在這個社區外的聯絡公車亭,1800會合,之後直接回飯店晚餐。」

 

點了點頭,亞力克告訴菲利克斯要跟尤里安道別,再次回到了屋內。

 

接過了尤里安遞過來的兩本書,亞力克興奮的發現這是書店還沒看到的新書『楊的思想探索』。

 

「下禮拜要出版的新書,正好遇到你們,所以就當作是新書的宣傳,送給你。」

 

亞力克非常的高興,眼底是掩飾不去的興奮和雀躍,「啊!真的太感謝你了,天啊,作者的親筆簽名呢!」

他將鄭重的將書本抱在胸前,鄭重地再次道謝。「真的非常謝謝你,尤里安,我會好好珍惜的。」

 

隨後亞力克又熱情地與尤里安握手,手上的力道超出了一般禮儀的範圍,參雜了感激與誠意。將兩本書收進隨身的小行李袋後,少年把仍然賭氣站在門外的菲利克斯拉了進來。

 

催促他跟尤里安握手道別,站在一旁的亞力克帶著有點得意的笑容,看著菲利克斯結結巴巴的表示對尤里安的敬意還有為兩人帶來的麻煩致歉,最後誠惶誠恐的,有點不習慣的和尤里安握手。

 

三人又互相客套了幾句,亞力克便選了個適當的時機提議必須告別。

到底是進入幼年軍校三年多的人,臨走時、菲利克斯習慣性地致以軍禮,而早就退出軍隊多年的尤里安一時也沒反應過來,很自然的便舉手回了禮。

但隨即又發現自己的失態,結果兩人因此而同時噴笑了出來。讓最後一絲尷尬的僵硬氣氛徹底溶解。

 

 

————————————-

決心踏上尋找真相之旅的亞力克少年

在前方等待他的,到底是吉還是凶

目前,還沒有任何人可以預知

但是,現實總是比謊言更加荒謬

有時候,甘於眼前的假象往往是比較幸福的…

 

つづく

Back to Series Index

亞歷山大!你別以為這種低級的矇混 每次都行得通!

好好好、下次會換一個更低級來矇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