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 6


正當亞力克和菲利克斯兩個人為了「誓言」的詞彙運用問題,在玄關斤斤計較時,裡間的房間,突然傳出了尤里安的一聲怪叫。

 

那真是難以判斷對方情緒的發聲。

 

接著是「瑪莉安奴.卡介侖!你!你居然看這種書!」

 

菲利克斯興致勃勃的立刻就想要回到現場去了解事態。但亞力克比他更快,非常沒有朋友道義的,打開了大門一腳踹出菲利克斯,然後立刻上鎖。

 

「亞力克!你太骯髒了,好玩的都自己獨佔!快開門,不然我要叫克里希上尉來炸門!」

 

門外是菲利克斯憤怒的威脅,不過這對亞力克少年來說已是家常便飯,挖了下耳朵,意思意思的安撫了一下。

 

「菲尼~我保證回去一定講給你聽,你就先委屈一下吧!」

然後背轉過身,抵著門板,間接承受了同伴發洩怒氣的一記重拳。

「什麼啊…這次可一點都不好玩啊!」亞力克輕輕的反駁著,他自覺受到了小小的委屈。

 

一抬頭,尤里安已經回到了起居間,手中是那本黑皮封面的小說。

尤里安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看得出來受大很大的衝擊,亞力克注視著尤里安,在心底迅速的揀選可以用來打破沉默

 

的字語。

 

「那個…」

「你就是…」

 

像是約定好時機般的,兩個人同時開了口。又停了下來,亞力克比了『請』的手勢,讓年長者先行發言。

 

尤里安搔了搔亞麻色的頭髮,嘆了口氣,把身體沉在起居間的沙發裡。

 

邀請亞力克也回到起居間來坐下。

 

「你就是,看到了這本書所以才對巴拉特的言論自由產生疑問的嗎?亞力克!」

 

「嗯,店員小姐解釋過後,我試著想了解人們需要娛樂的需求,但是!」

亞力克幾近悲憤的強調。

「和那個人有關係的人們的想法呢?太殘忍了!被留下來的人,要承受這樣的污辱嗎?」

 

尷尬的笑著。尤里安試圖緩頰,但是連他自己都無法平息剛剛看到書本內容時的憤怒,這份努力實在難以使上力氣啊。

 

「我知道,對於曾經和他共有人生的人們來說,如果要被迫以這種方式來回憶死者的話,何其殘酷,又是多麼的不公平。」

 

有些煩躁的,尤里安端起已經涼掉的紅茶,一飲而盡。

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但是啊,亞力克,即使我自己在情感上多麼的忿怒,想就這樣殺去出版社揪出作者來揍一頓出氣,理智上我還是要告訴你,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克制自己的情感,因為我知道這不過就是根據一小部分的事實自行竄改的小說,雖然它擅自改寫的對象是我所尊敬的那個人,但是,我還是必須維護出版這樣讀物的出版自由。」

 

「尤里安你見過那個人,所以自然有辦法察覺與事實不合或是不合理的段落,但是,更多更多沒見過那個人的讀者,如果就這樣把小說內容當成歷史事實的話,我…我不能忍受!那個人的事情就算了!反正在他的罪狀上再添一條害死情人也無所謂吧,但是吉爾菲艾斯叔叔太可憐了!能為他辯白的人,現在只剩下寥寥幾人…」

 

亞力克美好的面容扭曲著,冰藍的眼眸黯淡著,垂下蛋型的頭顱。

「一開始,我的確為了這樣的表現感到憤怒,但是,串聯了幾個事實之後,這樣的解釋又奇妙的有某種說服力,但如果真是如此,那,我算什麼?」

兩手緊緊交握,亞力克試圖將激動的心情藉由手上的力道分散。

 

「雖然隱隱約約的能感受到,我不是在那個人和母親的計畫或是期待下誕生的...」

小時後只要一問母親關於兩人間的戀愛或是相識過程,希爾德總是面有難色的,避重就輕的,本來亞力克以為那是母親害羞的表現,又或者是對於父親的早逝還存著尚未痊癒的傷痛....

「但是!至少我願意相信自己的誕生是多少基於愛情而生的。我害怕,我…

根本只是一夜錯誤下的意外產物,對於那個人,甚至是我母親,都是計畫外的,卻又不得不接受的產物。我.....」

亞力克更怕的是,自己沒被墮掉,還能平安出世只是「萊因哈特大帝的子嗣」這種血統上的理由。而非相愛兩人的結晶。

他一直以為,所謂的家庭就該像好友菲利克斯的家庭那樣。

他羨慕被艾芳阿姨抱在懷裡的菲利克斯,也忌妒被米達麥亞元帥舉在肩膀上的菲利克斯,更憧憬一有好表現就有海因里希摸摸頭稱讚的菲利克斯!

母親的擁抱永遠是溫和而帶點禮貌的溫度,不像艾芳瑟琳.米達麥亞那樣會緊緊的把菲利克斯摟在懷裡,然後「啵」的一聲香一個在臉頰上。

周圍稱讚他的人很多,當他正確的理解私人教師的授課內容時,當他完美的習得餐桌禮儀時,當他快速的演練完體能科目時....

他總是能得到

「大公殿下,您作的太好了!」

「大公殿下真不愧是萊因哈特大帝之子!」

「正確無誤,大公殿下!」諸如此類的稱讚。

但是他其實比較希求的讚美,是像海因裡希那樣笑著揉揉菲利克斯的頭,然後拍拍他的肩膀說「了不起!」的表現。

至於騎在什麼人的肩膀上,則是他從來沒有過的經驗。似乎連「忌妒」這種念頭都是一種奢侈。

 

一抬頭,對上的是尤里安怔忡的神情。

 

亞力克略為害羞的又低下頭,「我這樣,很孩子氣嗎?或是說,計較這種事情根本沒有意義?」

 

「不,呃…那個亞力克,我有個小疑問。」

亞力克抬起頭,讓尤里安繼續發問。

「我們…我們現在討論的是,這一本嗎?」

 

尤里安揚起手中的黑皮小說,一樣的裝禎,一樣的漆黑硬皮,燙金文字,但是!

 

標題是『守護者』。

「啊?」

 

有點粗魯而急躁的,一把搶過尤里安手裡的書,追著內容讀了起來,翻到第二頁,第三頁。亞力克止不住情緒的,重重的將書本摔上,然後倒在沙發上大笑。

筆法比起『赤色與金色』更為粗曠,有點類似俠客小說般的文字,但是表現的方式,或者該說對於人物的解讀卻是同樣的,只是主角換成了「先寇布和楊威利」。

 

尤里安那聲怪叫,亞力克也能瞬間理解了,那是尤里安.敏茲最敬愛的兩個人哪!

亞力克突然很能體會尤里安複雜又尷尬的心情,照理說他不該這樣的大笑,那看起來就像是在嘲笑,但是,一方面亞力克一時之間也止不住這份爆笑。

 

這就叫做「fair play」嗎?還是該說「一報還一報」呢?

 

尤里安無奈的,看著亞力克少年好不容易止住笑聲,擦去眼角因為大笑而產出的淚珠,從沙發上爬起身來。

「喂喂~亞力克,沒必要笑成這樣吧,太過分了吧?」

 

「啊~對不起,但是,這絕對不是在嘲笑你,或是楊提督,只是,我突然覺得這兩天自己因為那本爛書,心情低落鬱卒這件事,變得很可笑罷了。哈哈……我真是,嗯…咳!」

整理了一下情緒,輕了輕嗓子。

「我為這本書的內容至上由衷的同情,也能十分理解尤里安你的心情,因為,就在前天,我體驗到了和你類似的情況。」

 

尤里安啞然失笑,他也不是笨蛋,將之前兩個人的對話串聯起來,他知道,亞力克看到的並不是這本『守護者』而是另一本吧,只是,小說的主角,八成就是那位黃金獅子和為了守護他而死的紅髮提督。

只是這位亞力克的感想也真是有趣。

 

『吉爾菲艾斯叔叔太可憐了!』

 

也是,早逝的吉爾菲艾斯連結婚都沒有就離開這個世界了,他沒有兄弟姐妹,稱得上友人的,大概也只有他忠心追隨的金髮君主吧,這下,還真的是死無對証呢。但是亞力克在意的,關於自己的誕生是否受到祝福這件事,尤里安覺得自己有義務澄清一下。

 

「我記得,那是在回新帝都星費山的旅途中…」

 

突如其來的開場吸引了亞力克的注意力。他端正了姿勢,準備傾聽。長年來的經驗讓亞力克知道,當說話者出現這樣的神態,就是「老人話當年」

的時候,他在米達麥亞,繆拉,畢典菲爾德,克斯拉,梅克林格,瓦列等元帥的臉上都看過這樣的神情。

 

「當時皇帝萊因哈特已經被宣佈病危…」

 

 

つづく

 

「不,呃…那個亞力克,我有個小疑問。」

「我們…我們現在討論的是,這一本嗎?」

 

這就是……雞同鴨講!?

One thought on “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 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