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是時間女神的獨生女?3


真理は時間(とき)の娘? 3

そうしたら飯島真理のお母さんは飯島・・・ときこ?

尤里安把兩個肇事逃逸的小鬼接回了海尼森波利斯近郊的議員官舍。

「歡迎光臨,這裡是我的官舍,目前只有我和內人,啊,對了,還有一位友人的女兒來作客中…」一邊引領著亞力克和菲利克斯,一邊簡短的說明。

 

「還有,現在這個時間正好內人和寄宿者出去買東西了,所以…」可以不用太在意。雖然想這樣說明,可是走在前方的亞力克少年已回過頭,朝著他淺淺一笑。

「謝謝你!」其他的客套說明什麼都不需要了,尤里安從他的笑意中得知。

雖然看得出來,不,應該說只要是見過皇帝萊因哈特的人應該都能夠確切的了解,眼前這名少年無庸置疑的是和他分享著同一血緣的人,但是那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卻和尤里安印象中的萊因哈特相差太大。

或許是自己和萊因哈特見面時,對方已是成人,站在宇宙絕對的高峰,但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未知的什麼,牽引著尤里安,讓他清楚的分辨,這個少年和萊因哈特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個體。

尤里安退出了起居間,轉身進入廚房,一邊拿出沖泡紅茶的器具,煮起熱水。一方面留給兩個少年一點商議的時間,看得出來他的護衛似乎很著急的想和其他人取得聯絡的樣子。

一方面也想趁著這短暫的時間好好整理一下頭緒。

「或許是他的表情吧」

尤里安望著漸漸浮升的水蒸氣,喃喃自語。

「皇帝萊因哈特如果笑起來,大概就像那樣子吧…」但是,以尤里安對萊因哈特的認識,他卻怎麼也無法將兩個笑容 疊合在一起,即使兩人的相貌是如此酷似。他所知道的皇帝萊因哈特,周圍總是若有似無的罩著寒冰構成的微粒子,即使笑,也無法令人感受到他的快樂,反而充斥 著一種莫名的空虛。兩相比較,尤里安才突然驚覺到,那位過世已久的,如同慧星般一閃即逝的黃金獅子,說不定比自己所想像的活得還要痛苦?

沸騰的熱水頂開了煮水壺的小蓋子,飛濺而出的炙熱水珠提醒了尤里安,他還有兩位客人正在起居間等著他「大顯茶藝」呢。

「宇宙第一好喝的紅茶嗎?呵呵,還真是一頂不錯戴的大帽子呢!」

凝下精神,將熱水沖進茶葉中,再算準時間,把醇紅的液體倒進紅茶壺中。

「久等了~亞力克,呃…」突然想起忘了問他同伴的名字。

「他是菲利克斯!我都叫他菲尼。哇!真的好香~」

(彼はフェリックス!私はフェニって呼ぶんだ。うお、ホント良いにおいですね。)

亞力克少年自然又毫不做作的介紹了身旁的同伴。

是…朋友…嗎?尤里安有一瞬間的遲疑,但是還來不及細想,又被亞力克的聲音打斷思緒。

「咦!這是沒有加白蘭地的紅茶?聽說楊提督最愛喝尤里安的『紅茶白蘭地』!我也想喝喝看吶~」

苦笑了一下,尤里安搖搖頭。

「很抱歉~我這裡的『紅茶白蘭地』不招待給未成年的客人,還有楊提督那個人,根本就是藉口喝酒罷了,真不知道他喝的是『加了酒的紅茶』,或者是『加了紅茶的酒』呢!」

「唉呀~別這麼嚴肅嘛?加一點點?我也想體會一下『紅茶白蘭地』是什麼滋味啊!」

亞力克少年笑的頑皮又可愛,白皙的手托著茶杯,優雅而又不容人拒絕的將杯子遞到尤里安面前。

「亞歷山大!」

一旁的同伴搶在尤里安答覆任何話語之前低聲吼了一下。端正的臉蛋上交錯著不滿的情緒和一點點的保護的意識。

「嗯?」亞力克少年以一附『有什麼問題嗎?』的純真表情回望著友人。

「菲尼也要來一杯『紅茶白蘭地』嗎?那就拜託尤里安囉!」

菲利克斯的眼珠宛如要冒出火舌般,狠狠的盯著這個『一切錯誤的起點』,在他崇拜的尤里安面前,他不想破壞形象的大吼大叫,或是跟這頭狐狸先幹上一架,但是這傢伙!絕對是吃定了自己不想在尤里安面前發飆,越說越離譜,越來越過分!

「呃~」到這個地步,尤里安如果還看不透這兩個少年之間的無形火花,就枉費他被稱為「尤里安.敏茲」了。直覺催促他得說點什麼來打破這個僵局。

「這個…亞力克,帝國的律法應該也禁止未成年喝酒吧?何況我又是共和議會議員的身分,你這樣…不是要我知法犯法嗎?」

「所以說我才不敢厚著臉皮要尤里安拿出威士忌或是白蘭地或是龍舌蘭什麼,而是請你幫我加一點到紅茶裡呀!」

這…如果皇帝萊因哈特耍賴的話,就是像這樣嗎?尤里安突然覺得很難以置信。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厚臉皮啊!才剛見面就這麼麻煩別人!有沒有常識啊?」

身邊的同伴看不過去,以一附年長者的姿態開始訓起亞力克。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亞力克的身分,這齣「青少年之間的抬槓」在尤里安眼裡倒是充滿了趣味性,但是他現在卻沒辦法單純的享受兩人之間的鬥嘴,反而覺得夾在中間有些擔憂,也有些緊張。

「非也非也~」亞力克少年搖頭晃腦,裝出了一附小老頭的樣子。

 

「喝酒自然是律法所禁止的,但是把含有酒精成分的飲料加入非酒精飲料裡這件事,並不等於造酒,因此喝了這樣的飲料決不等於喝酒行為,由此可知,這並不在法律禁止之列,否則」

笑的燦爛又無邪,又一個燦爛到令菲利克斯想揍人的笑容。

「每年2月14日販賣巧克力酒糖給女孩們的糖果商不就都犯了『未成年保護法』,得處3個月以上之徒刑了嗎?」

最後神色一凜,繼續亞力克少年的長篇大論。

「何況!人不輕狂枉少年呀!就是故意要犯禁違法一下才是『一般』『健全』青少年的行為!這也算是體驗社會生活的一部分,我又沒說要試試大麻煙,已經算是非常非常的『有常識』了!」

「什麼大麻煙!你也差不多一點…」

「哈哈哈哈~『人不輕狂枉少年』嗎?真是說的太好了!」尤里安忍不住大笑出聲,並伸手在亞力克少年的頭上拍了幾下。

「真可惜自稱『俠氣與醉狂』的亞典波羅或是波布蘭他們現在不在這裡,真想看看那兩個人聽到這句話時的反應!」

尤其是主張飲酒之樂趣有一半來自於禁酒令的雀斑提督,不知道是大表贊同,欣慰多了一名理解者,又或者是不服氣反駁,與這個人爭論呢?

特に飲酒の楽しみの半分は禁酒令からきたものと主張する雀斑提督なら、果たして賛成しながら、一人の理解者が得ることに喜んでいるか、それとも悔しく反論し、この子と言い争いか。

尤里安伸手接過亞力克的茶杯,眨了下眼。

「只有一滴滴而已喔!」

「喔耶~~」

亞力克少年無視於同伴警告的眼神,悠閒自在的接過加過味的紅茶,略嫌誇張卻又不惹人討厭的,品了一下香氣,然後啜飲了一小口。

「不知道還合大公殿下的口味嗎?」尤里安調侃道。

「嗯~不愧是楊提督掛牌保證的宇宙第一美味紅茶!」

讚美的話人人都愛聽,尤其又是對自己的手藝發出由衷之讚美。尤里安沒有不高興的道理。他微笑的看著亞力克少年慢慢的將紅茶一飲而盡,露出滿足的表情。

「如果配上安妮姑姑的蛋糕就更完美了!」

輕輕的笑了,尤里安知道,他指的是萊因哈特的胞姊,安尼羅傑大公妃。看來這位小王子似乎沒被深宮的繁文縟節給 壓成枯燥無味的機器人,也不致於被嬌寵過度不知分寸。只是,尤里安摸了摸鼻子,總覺得這麼伶牙俐齒又令人討厭不起來的美少年,怎麼樣都難以和他的父親互相 聯想。不過話又說回來,尤里安自己都很難想像楊威利照顧小孩哄小孩的樣子了,「那個」皇帝萊因哈特更是連讓人想像的空間都沒有。

如果萊因哈特多活了幾年,在他的影響或是教導之下,亞力克少年還能像現在這樣笑嗎。

「對了!尤里安」亞力克睜著晶亮的雙眼說道。

對一個才見面不超過3小時的人,立刻就這麼親暱無戒心的直呼其名,重點是完全不會讓尤里安感到「裝熟魔人」的厭惡感。這個亞力克的確擁有某種魅力吧。

「我一直都在想,如果見到過去楊艦隊的人的話,一定要問一下這件事!」

 

 

「聽說楊提督當年是因為想要讀免費學校,所以才選了軍校的,而且進入軍隊後一天到晚都在嚷著要退伍啦討厭戰爭啦,真的嗎?」

 

還真是順風耳呀。尤里安苦笑著,這件事大概不管在帝國或是舊同盟領都是神話一則了吧。

「呃,基本上是這樣的,沒錯。」

 

「可是,楊提督在進入軍校的時候,同盟和帝國早就打了好久了,他沒有預想到他讀免費學校的代價就是為戰爭出力嗎?如果他原本就是討厭戰爭的話,一開始就不該選擇軍校啊?就像討厭吃甜點的人特意跑到蛋糕店裡,然後一邊點蛋糕一邊抱怨『怎麼都是甜的』一樣,一開始的心態就矛盾了啊。」

「但是,餓死邊緣又沒有錢的人,如果他面前只有一家免費的蛋糕店的話,他也不得不進入吧!」

歪著腦袋,亞力克習慣性的用手指撥弄著右邊的前額頭髮

「嗯~這麼說的確也是,他有他的苦衷,但是,他卻沒有想到,跟他在同一個空間裡享用蛋糕的人,會因為他的發言感到不自在嗎?」

 

つづ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