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は時間の娘?2


警告!

~美國總統布希以及政治人史瓦辛格的迷請勿觀賞本篇~

 

「你這沒家教的小鬼!我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禮儀!」

以誇張的動作脫下西裝外套,扭了扭臂膀,熱身運動似的。

「聽到了嗎?菲尼,連『握手』都學不好的狗,想要教人說話呢!」

 

「風」的一聲,嘴裡吐著辛辣話語的亞力克少年驚險地躲過這一記無預警的正拳,鼻頭被擦過的地方熱辣辣的。

「我可先聲明,本人在大學時是格鬥社的!一旦開打…」

亞力克少年又是一附狼狽樣子、只堪恰巧躲過布錫議員的由左側而來的攻擊。

群眾發出了驚險的尖叫,無論事情的真相為何,目前的景象是一個身型高大的二十幾歲青年人,肌肉賁張的對著一個怎麼看都剛開始發育的少年揮拳。

同情弱勢是人群共有的心態。

「不小心打斷人家兩三根肋骨,也是無可奈何!」長腳一踢,被亞力克以側身閃過,但是這正中布錫的下懷,他閃到亞力克視野的死角,突地扣住他的領子,炫耀式的將體重略嫌單薄的少年舉起,然後大手一揮。

「啊…血…」亞力克少年美好的唇腫了一半,嘴角滲出血來。其實他已經避過首當其衝的力道,在瞬間將頭偏過,但仍然來不及躲開那一巴掌。

「你這混蛋!」

這時一直站在旁邊不主動介入的同伴,突然大吼一聲,就像看到紅色方巾的鬥牛般,加入了戰局。身形略顯結實的男孩壓低了身一個衝撞,和布錫議員就在地上扭打了起來,這次倒是比較類似於勢均力敵的戰況,人群圍了一圈,興致勃勃。

突然,不知道是哪個人開始喊「警察來了!」

 

人群一陣騷動,有些不願惹事的人開始走避,布錫議員和纏鬥中的少年也因此怔忡了一下,就在此時,亞力克少年以 尤里安沒看過的奇妙身法,插入同伴與議員之中,然後又快又準的,一腳踢向布錫議員的胯下,正中央處。

現場的男士們發出了同情的聲音,只要是男性都能夠致上 無限同情的,很痛很痛的痛。

布錫議員應聲而倒,跪在地上連哀號都發不出來。

而悲劇造成者已拉起同伴的手,穿過人群逃亡去了。

穿過了兩條小巷子,亞力克和菲利克斯一邊奔跑,一邊交換著意見。

「這麼簡單就被人打到,你師傅的臉都被你丟光啦!我看你還是快點回去好好上武術課吧!」

「哼,我只是沒什麼實踐的機會,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罷了,佛特老師的課我可是從沒翹過呢!」

「不過你最後那一招還蠻帥的!」

「嘿嘿,不用太崇拜我啦!」

「但是,踢人鳥蛋這種下三濫的招式,哼!你上課都學些這種東西啊?」菲利克斯有點無法認同,這當然是因為他那光明正大的父親薰陶所致。

「什麼嘛~如果我是身高190體重100公斤的成熟體型的話,當然就沒有必要使出這種手段啦!反正對方也是以大欺小,有什麼關係!」亞力克完全不同情對方的加以反駁。

「身高190體重100公斤?」菲利克斯略帶嘲諷的笑道。

「哈!你還以那個不可能的目標為目標啊?我跟你賭100萬馬克,你永遠都不可能長成那樣的,重新投胎一次還比較快!」

突然一陣尖銳的煞車聲響起,一輛計程車急停在兩名少年面前,煞車不住的亞力克止不住力道,很狼狽的以手為緩衝,用相當可愛的姿勢「擁抱」了車體。

車門刷的打開,一頭明朗的亞麻色頭顱探出,是剛剛被擅自改名為「尤里安‧馮‧棉茲」的尤里安。

他釋出善意的微笑。

「兩位小勇士,不知道在下是否有這個榮幸提供兩位更舒適便捷的逃逸手段?」

歡呼了一聲,亞力克想也不想的就鑽進車內。順便將仍在猶疑中的好友拉進車中。

「謝謝你的即時相救,尤里安‧敏茲先生!」

略帶恭謹卻又令人感受到十足調皮的音調,亞力克垂下染成黑褐色的頭向尤里安道謝。

「不客氣,那個‧‧‧我可以直接稱呼你為亞力克嗎?大公殿下?」

覆蓋了角膜變色片的眼眸只顯現了一瞬間的遲疑,亞力克隨即又回復「天使」般的微笑─那個被菲利克斯評為:刺眼到想揍他一拳的微笑─有禮的回應。

「當然可以啦!那我可以直接稱呼你為尤里安嗎?還有,如果有幸的話,希望能嘗到被楊提督讚為『宇宙第一好喝』的紅茶!」

「喂!」對於亞力克一副擺明了『請讓我上貴府打擾一下』的厚臉皮說詞,身旁的菲利克斯立即送出警告與提醒的眼神,他心驚地想著。

這小子該不會完全忘了跟著自己身後的保安官存在吧?

「只是去喝杯茶而已啊,吶~吶吶……沒關係對吧。」躲在前座尤里安正後方的死角,亞力克揚起一抹狡猾的微笑、一邊吐露著撒賴的台詞,一邊指了指菲利克斯的口袋,雙手合十請託著他聯絡保安官。

「哼」了一聲,菲利克斯將決定權交給前座的「協助逃亡者」尤里安。「你也不先問問敏茲先生方不方便,有沒有基本禮儀啊!?」

輕聲「啊 」了一下,亞力克連忙抓著前座的椅背,將一顆染成深色棕髮的頭顱探到尤里安頭側,軟聲請求著。

「敏茲先生,您會不方便嗎?真是抱歉,我只顧著自己高興,都忘了先詢問敏茲先生的意見了,能允許我們一個短暫的訪問嗎?」

忍不住苦笑的神情浮上尤里安英俊的臉龐,都說到這個地步了,自己似乎沒有說「不」的權利了?

輕輕點了個頭,尤里安將目的地設定為自宅,回道。

「這……當然很歡迎,還有,叫我尤里安就行了。」

放開了前座的椅背、亞力克得意看向身旁的友人,幾乎是小孩子氣般的落井下石,「你看!尤里安也說可以!」

不情願地低聲「喔」地回了幾句,菲利克斯將左手伸到口袋裡,發了通簡訊給克里希保安官。恨恨的想到,也不為那群苦命的保安官著想一下,反正到時候又是一附知錯悔改淚眼汪汪的蠱惑那些可憐的大人吧!

賭氣的把臉轉向車窗,不想看那個刺眼的完美笑容。但經由車窗的倒影,菲利克斯才驚覺,亞力克的半邊臉頰腫的嚴重,嘴角的傷痕尚未止血,雖然算不上什麼重傷,但這卻是亞力克有生以來所承受的第一個巴掌。

他忍不住回過頭,擔憂的審視著。

「沒關係的,菲尼,這可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個巴掌呢!原來被打時要咬緊牙關是這個意思,我咬了,但是可能時機不對吧!」

彷彿回應著友人的視線與心理,亞力克以輕鬆不在乎的語氣安慰著友人。伸出手指擦了下嘴角,「嘶」的一聲,輕輕的洩露了痛楚尚未消退。

「你還真是…」掏出手帕,輕輕的按壓在微微變形的嘴角上。

—————————————————————

—————————————————————

 

 

 

 

sky.JPG

 

菲尼的眼睛,就像晴天的顏色一樣好看  by 亞力克少年

老實說吧,你是不是又弄壞了我借給你的什麼東西? by 菲利克斯少年

 

 

つづく

3 thoughts on “真理は時間の娘?2

  1. Umitan 說:

    名詞解釋
    布錫議員—請想像阿諾的身材加上布希的智商(什麼?阿諾也沒什麼智商?那就取平均值吧!)
    作者的聲明和自我辯解
    這篇作品承接 上篇 純屬巧合 而來
    最初的點子是
    剛看完銀英傳,吉萊兩個人的曖昧就在腦海中轉來轉去,這也是我第一次領略到[配對]的有趣之處!
    要說這兩人沒有曖昧,那就跟說美國出兵伊拉克是為了拯救伊拉克人民一樣,叫做騙小孩!!
    既然田中某人沒有自覺,我就來幫他補完!
    接著又想到,所謂人死無對証,即使寫了這兩人有個什麼,好像都無法有個什麼[流芳百世]的証明,所以才又想 到,萬一小萊的兒子哪天看到以自己的父親為主角的BL文,會做何感想(就像小泉孝一郎萬一去逛KOMIKE看到自己老爸和安倍壓來壓去的同人誌,一定會很 有趣吧),他會怎麼反應,一想到這裡就偷笑到不行,所以先試寫了純屬巧合這一篇
    當然,要妄想是很簡單,但是要合理化自己的妄想就要做功課了,所以只好努力去把本傳外傳又查了一遍,這裡要感謝偉哉對岸網民,讓我可以直接從網路上查到所有相關全文,但是還是有可能查漏了,尤其是年代問題,萬一發現有誤請務必提供更正!!感激不盡~~~
    相較於本傳,外傳裡的小吉有人性多了,但是,雖然田中某人很努力的要寫小吉心中[住著一位女神]
    在我看來,就跟基督教徒說美哉聖母瑪利亞一樣,會有教徒想跟聖母圈圈叉叉嗎?沒有!
    但是看看小吉對小萊的評語和感想,人家隨便撥弄(做作呀!)一下頭髮你都看得癡了,開個門你也要形容成
    無人所能比凝的優美姿態!
    那個無人自然也包括了你的聖母瑪利亞囉~~~哈哈
    還有公然在旗艦艦橋內親親我我,嗯,這真是毫無異議餘地拍案成立的絕配
    我的怨念就是,把這對絕配,透過[可憐的亞力克少年追尋真相之旅]來顯像化,成為事實
    不過反過來說
    不過就是篇BL文罷了,計較這麼多,有必要嗎
    嗯,為了我個人的精神潔癖,我想是有必要的… 對不起~~這純粹是主觀而獨斷的辯解~~~

  2. masam 說:

    哈哈因为看到你更新了纯属巧合的修正版,在目录的引导下不知不觉地就看到了这里~~嘿嘿,重温的感觉竟然还是这么美好。
    说道田中的原文哪,我觉得比有些清水的同人还要腐。总觉得他根本就是想把小莱和小吉写成情人,但是由于年代或是读者接受度的问题所以只能用这种不能称之为隐晦的手法表现出来。
    试问哪个男人会动不动就用手指头撩拨另一个男人的头发,有时候竟然还要用手指卷起那如红玉溶液染成的头发,被调戏的那方也欣然接受。要不就是将头靠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安然入睡………以及小吉看着某人远去的背影看到发呆而产生出:其他贵族中还能有背影如此优美的人吗 之类的感想,最让我想笑的是那个小莱用男爵夫人取笑小吉,小吉竟然知道如果自己真心回应,小莱一定会不高兴,当时我就想,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小莱这根本就是小女生行为,用另外的女人试探心上人!!要不就是小吉建议小莱谈恋爱(也是试探感觉很强),小莱问应该如何做准备,惹得小吉发笑。可是却只有开头而没有结尾,竟然以小吉一句:看来小莱’目前还没有认真想谈恋爱‘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方式结束,听着有种小吉大松一口气的样子。感觉当时的他们处于窗户纸还没有捅破,所以只好一直试探对方的阶段。
    至于安妮罗杰,那纯粹是2人的炮灰!!如果小吉真的那么爱慕她,为什么他会在母亲面前绝然的说出:‘我是不会结婚的’ 这种伤害父母话呢??如果是和安妮罗杰结婚的话,其实会有很大可能的。小吉坚信小莱会推翻黄金树王朝,迎接姐姐回来,而且回来之后如果两情相悦,结婚是顺理成章的吧~~真正不可能结婚的是他和小莱才对哦, 毕竟是同性啊。纵观人类历史也没有哪个皇帝真正的跟男人结婚吧。
    诸如此类令人腐想连篇的片断,在书中比比皆是。即便是正传我看着也很腐啊,尽管大部分都是发生在小吉去世之后。小莱怀念小吉的行为根本就是未亡人在怀念死去的丈夫,尤其是剪下头发珍藏的行为,在西方根本就是寡妇纪念亡夫的行为。以及田中不怀好意的将小莱对小吉的态度与小莱对希尔德的态度做对比,真是的,什么意思嘛!!!!!悔恨自己日语无能,不然真的超想问问田中本人到底是想怎样!!!哈哈哈哈哈
    话说回来,很高兴看见umi的更新,尽管只是重修以前的篇章,却也让我看到了微弱的更新曙光!!x

    • Umitan 說:

      謝謝masam的感想!!
      我也是覺得田中寫正傳的時候心態可議啊~~
      普通作家寫男子之間的親友互動不可能這種寫法啊!除非田中自己沒交過什麼親密友人,不然就是他借用自己朋友的相處情形來寫(但他老人家說不定鈍感的沒發現朋友們的姦情!?)
      最近又想更新了沒錯!
      一邊重新整理,一邊想把後續寫完。
      當然寫了一半的舞會也要先結束才行!!啊啊~好像又會忙起來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