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は時間の娘?1


真理は時間の娘? 1

凱撒萊因哈特死後,舊帝國領與舊同盟雙方雖然不能說安穩無事,但是,新帝國曆十六年六月的現在,基本上,宇宙空間裡的人類社會可說是大致和平的。

 

在承認帝國主權為大前提下,擁有自治權的巴拉特星域,算是目前銀河宇宙裡、人類社會中的少數幾個異例。

雖然享有自衛軍隊,自選領主,以及自有流通貨幣,但是軍隊的編制必須無條件繳交給帝國的軍務部審核,巴拉特星域的稅收除了維持自身營運外,基於帝國境內所有星域都有繳交星域稅收的義務前提下,巴拉特也必須按照比例繳上,並為了防範巴拉特星域的人民因為稅收過重而對帝國產生反感,同盟的財政計劃,稅收比例及規範須經過帝國內閣檢討後同意方可施行。

也就是說,實際上能用來強化國力的資金被掐的緊緊的。

 

這是一個平凡而無聊的下午!

尤里安‧敏茲揉了揉發昏的太陽穴,無奈的聽著同事的喋喋不休的報怨。一邊如此想著。

雖然議員的任期還有2年,但是他現在卻恨不得能立刻離開共和議會,突然很能理解,楊提督以前一天到晚掛在口邊的口頭禪「真想趕快辭職,領領退休金去過下半輩子!」啊~啊,果然,有些事情是要長大了才能明白吧?

怎麼自己的想法如此老氣橫秋?也是,再過幾年,我就比楊提督還要年長了,真是不可思議的感覺啊…

 

「尤里安?尤里安?…尤里安‧敏茲!!」

發現到自己完全沒被當作一回事的議會同僚,略帶不滿的喊了出來。

「你有在聽嗎?」

「啊?啊啊~有啊,說到哪了,你是在說這次星域預算書被帝國內閣駁回的事吧!」

「是啊!你不覺得很過分嗎?我們是自治領耶!為什麼連學校重建預算都要被人一一干涉!帝國真的是欺人太甚,我說~大不了再幹上一場!反正那個皇帝也死了這麼多年,聽說帝國方面也在裁軍,不見得~」

明明是在「保障言論自由」的海尼森,但是他還是警戒的看了看四周,低聲的說

「不見的我們會輸!對吧!只要楊艦隊的舊屬能再度集合…」

 

就是有這種搞不清楚現狀的人在為國家做事!一想到自己和這種人在職務上屬於同一單位,就羞愧難當的尤里安,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

「楊艦隊早就在楊提督去世之後解散,相信布錫你的記憶力應該沒有錯亂吧!至於預算書…」

喝了一口紅茶,皺了皺眉頭,泡太久了!只留澀味。

「別忘了我當初也是投這份預算書反對票的一份子!」

搞什麼!軍校的預算是一般大學的2倍!還想設立分校!以現在軍隊的編製規模,就算你生產了一堆軍校畢業生出來,也沒地方放人啊!是要來個畢業即失業然後再浪費預算救濟失業者嗎?而且,因為「魯賓斯基火祭」被破壞殆盡的各級教育單位都還沒有整個復興成功,與其重建軍校倒不如先把低等中等教育制度重新建立起來才是!

 

「你!」得不到贊同意見的年輕議員一氣之下臉色脹成豬肝紅,顧不得公開場合究拍桌大罵。

「你們這群姑息主義者!悲觀論者!帝國的走狗!」

嗯,沒有新詞了嗎?尤里安冷眼譙著對手。

「哼…我知道,你們楊艦隊的人都一個樣!見過皇帝都是一個樣!」氣喘咻咻,扯了扯領帶以便下一波的言論攻擊。

「皇帝給了你們什麼好處!啊?你們當初明明就打進旗艦了,卻沒將狗皇帝一舉幹掉是什麼意思?

我就說奇怪了,這分明是有鬼!他保障了你們什麼?財富?安全?美女?等自治政府垮台之後你就可以成為某某星領主?是這樣嗎?『尤里安‧馮‧棉茲』閣下?」

故意嘲諷的以帝國語(但非常的巴拉特腔)發音。

真沒創意,尤里安暗暗搖頭。

 

 

「噗!」

旁邊的客人似乎一時忍不住而將喝到一半的紅茶給噴出來,遭到波及的是坐在他對面的同伴。

「噁…髒死了亞力克,這件外套我很喜歡的耶!」

慌忙拿起紙巾拍打紅茶造成的污漬。

但是他對面的同伴似乎對他的「災情」:純白的超薄夏季夾克染上紅茶漬。一點都不抱以同情,一手壓著腹部盡力克制著笑聲。黑棕色的髮絲搖曳著,在咖啡廳的黃色燈光下隱隱閃耀著金色的光芒,而那呈現不規則搖晃的身形,只差一點就要失去平衡滾落到地上。

 

「死小鬼!你笑什麼」攻擊不得要領,反而被路人取笑,惱羞成怒的布錫議員將矛頭轉向鄰桌的客人。

場面一時之間突然變得一觸即發。

 

隱約間似乎也有兩三桌的客人準備起身,但一瞬間似乎又回到原位,尤里安敏銳的觀察到這似乎與鄰桌另一個男孩的動作有關。

在布錫大吼的一瞬間,那位穿著白色夾克的男孩似乎在口袋裡摸索了一下,當然,察覺到男孩的動作與氣氛詭異之間的因果關係,只是因為尤里安過去曾待過戰場,而磨練出來的第六感,真正令他感到疑惑的是,通常在這種狀況下,身為同伴的另一方不是站出來勸架就是準備開打。這個穿著白夾克的男孩,太悠然了!

看似關注著自己衣服上的污漬,實則注意著週遭情況,而且不主動介入。這是一名專業護衛的態度。但是,這男孩才多大!15?16歲罷了?

 

「啊~好久沒這麼笑了~大概一個月內都還有效吧………」一邊用手指擦掉眼角的淚,一邊抬起頭來的黑髮男孩,有著一張宛如宗教畫裡會出現的,那是名為「天使」的臉孔。但很殺風景的,沙啞而略帶扁平的音調昭示著這個男孩正處於變聲期,他只是人之子而非天使。

 

「對不起啊~大叔,我無意偷聽你們的談話,只是聲音實在太大,我又忘了把全消音耳機帶出來…唉,總之,咳嗯!」少年清了清喉嚨。

「『尤里安‧馮‧敏茲』這個詞實在沒什麼創意,而且又不是說加了馮就是帝國的名字,如果說是舊貴族的話,我想連『敏茲』這個姓都要改掉才比較合理,而且……」

 

少年很莊重而又略帶頑皮的宣告。

 

「不是『棉茲』而是『敏茲』吧!」少年一口純正的帝國標準話發音,糾正著對方的發音。

「不過,嗯……呵呵…呵哈…哈哈哈」少年似乎被點到笑穴一樣,一想到,又忍不住開始笑。

「哈哈…『尤里安‧馮‧敏茲』這個詞本身真是太好笑了!真絕!真虧大叔你想得出來啊~哈哈…」

 

被當場笑靶的布錫議員,臉色已經比剛剛的豬肝色又更深一層,如果有人能夠量出人的腦漿溫度的話,這位議員的腦漿大概已經超過沸點了吧。

「你!你家大人沒教過你『大人說話小孩聽』嗎!你可知道我是誰!居然敢嘲笑共和議會的議員!沒家教的野孩子!」

 

天使般的少年一聽到『野孩子』三個字,彷彿是一瞬間被放出柵欄的野獸般,恨不得將布錫議員給生吞入腹。忿怒使他原本充滿稚氣的臉龐增添了一點大人的表情。

 

 

那表情!

尤里安剎時迷惑了,他似乎在那兒看過這樣的表情。

 

「喂!要打也別在這裡開打……」少年的同伴涼涼的提醒,似乎一點都不擔心一觸即發的緊張情勢。

「我知道!」

胸口激烈地起伏,似乎想靠這個動作減輕激動的情緒般,少年悶不吭聲的,掏出錢包,準備結帳。

本來,一場爭鬥看似結束了。

但是,「徒惹禍端乃人之本性」,這句話在此時卻不幸的發揮了它最大的說明功用。年輕的布錫議員似乎不知道什麼叫做「退一步,海闊天空」,意猶未盡的緊跟著少年的身後,一邊故作輕鬆的繼續揶揄著。

「是啊,趁早溜才是上策,小孩子就該乖乖回家睡覺,別在外面混太久,媽媽會擔心喔~我看你穿的還不錯,從哪裡跑出來玩的小少爺阿?

不知世事也該有個限度,不關你的事就別插嘴,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這麼簡單的道理,你爸沒教過你嗎?哈…」

嘲笑的語句還來不及結束,就被甫踏出店門的少年給一拳打回店內,跌坐在地上。

「我已經忍到門口了!菲尼你該稱讚我的忍耐力吧!」

少年的同伴略帶無奈的低聲提醒。

「亞力克,別打壞東西,還有小心條子跟・・・」

接下來的話語因為隔太遠,尤里安已經聽不到了,他搖了搖頭,看著本來該是自己的吵架對手突然間轉移目標,改去欺負小孩,打從心底厭惡起這個從來就沒欣賞過的同僚。

 

一瞬間群眾沸騰了,打架了打架了!人人奔相走告。

 

つづ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