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屬巧合-3


一想到和菲利克斯數也數不清的打架吵架,亞力克不由得微微彎曲了美好的唇型

越是長大,他越是了解,菲利克斯的存在對他來說有多重要,那是唯一能證明他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還是個「人」的存在。

也不得不感謝提出這個蠢主意的那傢伙和能完美執行,並守護自己的母親、姑姑安妮羅潔,以及米達麥亞元帥伉儷。

他還記得,小時後他和菲利克斯是常打架的,互相叫罵,拉扯,他總是覺得菲利克斯的東西比自己好,六歲的時候,菲利克斯開始正式學習馬術,有了自己的小馬,寄放在皇宮的馬廄裡,而他無論大人說好說歹,就是硬要跟著學,當時他比菲利克斯矮了10公分,無論是年齡, 體型上都不適合開始學習馬術,但是他就羨慕死騎在小馬背上看起來很高很帥的菲利克斯,吵著要學,纏著姑姑求了好幾個禮拜,總算是讓安妮羅潔勉強點了頭,由她去跟母親商量,但是當他看到屬於自己的小馬-渾身通白如雪的勃兒帖送來時,即使那是人人稱讚的名馬,美馬,他還是覺得菲利克斯的灰狼比較帥,動不動就凹菲利克斯讓他騎騎灰狼,小傢伙的地盤意識在六七歲的時候最強,屬於自己的東西讓人碰一下都會大發雷霆的年紀,菲利克斯自然沒有想要禮讓年幼的意思,常常為了爭著騎灰狼而大打出手。

如果是一般的皇室的話,亞力克想,菲尼這樣跟自己打架,一定會被大人制止或是事後被處罰什麼的,但是,上自照顧自己安全的保安近衛官,下到在皇宮端茶倒水的女侍,所有人都得了大公妃、和自己母親,攝政陛下的嚴重命令,不許介入小孩子的打架,米達麥亞雖然一開始看得心驚膽戰,總是忍不住就想要教訓自己兒子一番,但在安妮羅潔的堅持下,他只有退而求其次,眼不看為淨....

輕輕搖了搖頭,像是要把紛亂的頭緒理清似的,柔軟的髮絲雖然染成黑褐色,卻在暖黃燈光下自然的透著金光。重新將目光導向書架,一邊走,一邊以驚人的速度瀏覽所有作品。找尋上次造訪後新出的新刊。突然,在清一色以電子書為主的擺設中,他發現裡邊的角落卻陳列著紙張書本。

這在巴拉特裡倒是個難得的景象,因此,亞力克便不由自主的朝著那個區域移動腳步。

而吸引他目光的,是一本有著燙金字體的精裝本書籍,擺在這個展區最顯眼的角落,電子看板書架顯示,它是蟬聯2個月銷售排行榜冠軍的小說。

拿起頗有重量感的書籍,亞力克迫不及待的打開扉頁。

標題是『赤色與金色的交錯~他的愛戀與哀愁』

看起來又是一本以小說體記載皇帝生涯的小說,而且搞不好是愛情小說呢!這可是在帝國領絕對看不到的,連問母親都只能得到曖昧的微笑,巴拉特的這位作者又是如何詮釋父親與母親之間的愛情呢?

亞力克以近乎急切的心情直接跳過了序及目次,讀了起來。由於心情上的興奮,以致於這位人人稱讚「察言觀色、留意週遭不遺餘力」的大公,沒有注意到自身所在區域的異質性。

是的,他是站在這個展區裡唯一的男性,而自他踏進這個角落,翻閱起排行榜第一名的書以來,如果亞力克不要那麼沉迷於內容的話,他會發現幾乎所有的女性都停下手邊的動作,盯著他一個人。

這個區域所釋放出來的異質性,強大到連負責護衛的侍衛官都不自覺的停留在較遠的地方,不敢過於靠近,至於這位理當敏感多感的大公為何毫無所覺,可能就如太子黨一員的尤利伍絲‧瓦列所說:「亞力克在他自己所掌握的領域中能很迅速的察覺人事物的微妙變化,可是,因為他本身就散發著強大的異質性力場,甚至蓋過其他一切的異質性,因此要他去發現他所處的環境是否詭異就很難了。」

這是他們太子黨一群小鬼在某個夏夜跑去夜探鬼屋後,每個人都嚇的臉色發白而只有亞力克大公一人渾然無覺時,瓦列所下的評斷。當然,小他三歲而嚇的差點走不動的菲利克斯一邊由「異質性力場散發者」亞力克攙著,一邊還要逞強而不屑的辯稱「那是因為這傢伙鈍感到無可救藥!」

單手捧起頗有份量的『赤色與金色的交錯~他的愛戀與哀愁』,翻開之後扉頁第一章插圖,顯現出來的立體影像,不是真實人類的立體寫真,而是以人工模擬器繪製而成的3D圖像,怵目驚心的紅,是吉爾菲艾斯叔叔!

這是有名的禿鷹之城安森巴哈暗殺事件!即使已經聽過七元帥以各種觀點描述過那次事件,這麼直接的圖像亞力克還是第一次看到,因為,這個事件,對皇帝,對帝國來說,都是永遠無可抹滅的傷痛。大家都儘量不去提當時的情況,連圖像資料也都是歷史象徵性的,揭載了當時被手提加農砲擊中的牆壁,以及吉爾菲艾斯叔叔躺在透明棺中接受眾人弔唁的圖片等。

影像中抱著吉爾菲艾斯叔叔的是自己的父親,精心刻畫的面部線條,將金髮霸主的悲傷與悔恨表現的淋漓盡致。

嗯,以3D影像作品來說,還真是難得的有「靈氣」呢!改天推薦給梅克林格元帥。

文字以富含感性的筆法,描述當時的情景,眾提督的無力感,以及萊因哈特的悲哀。

「紅髮的年輕人不僅頭髮一片鮮紅,全身也都浸浴在鮮豔的血色中,提督們默不做聲,臉色難看之極。根據以往的經驗,他們知道已經回天乏術,再沒有辦法搶救了。

萊因哈特陷入一片黑暗中,時間似乎在這一刻停止了,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努力從座椅上站起來,無比艱難地一步一步走過去,在他那冰藍色的瞳孔中,看不到手下的提督們,也看不到那個想殺他的男人。他的視野中只有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只為救他一命的好友。

只為救他一命、對!吉爾菲艾斯不論什麼時候、什麼場合都一直在幫他。這個紅髮的摯友從他們少年時代相逢的那一天起就保護著有許多敵人的他,無怨無悔地做他肝膽相照的朋友,並且包容著他的任性。

朋友?不!齊格飛‧吉爾菲艾斯對他而言遠超過朋友、兄弟!而他卻想將這麼一個人與其他的提督同等看待!如果吉爾菲艾斯身上有槍,那麼,暗殺者在拿起手提型加農炮的那一瞬間就會被立即射殺,而吉爾菲艾斯也就不必用自己的血肉擋住敵人的槍口,可以不流一滴血就把事情解決了。

是自己害了他!

吉爾菲艾斯現在會倒在血泊中受著痛苦,都是自己害了他!

『吉爾菲艾斯……』

『萊因哈特大人……您沒事吧?』

紅髮的提督艱難的開口,交代著最後的話。

『我無法再為萊因哈特大人做事了……請您原諒……』

『傻瓜!在說什麼話啊?』

『萊因哈特大人……』吉爾菲艾斯劇烈地咳嗽起來,嘴角也沁出了鮮血,萊因哈特扶著他的頭,心痛地道:「在醫生來之前你什麼都不要說!』

『請您務必將整個宇宙掌握在手中……』

『……我答應你。』

又咳出一攤鮮血,昭示著紅髮提督的生命力又被嘔出一般。

『還有…請您轉告安妮羅傑小姐,就說齊格已守住了過去的誓言……』

『不!不要!』

金髮的年輕元帥顫動著慘白的嘴唇。

『我不要轉告!要說的話你自己親自去跟她說!我不會為你轉告的!這樣好不好?過一陣子我們一起去見姐姐,她一定也有許多話想跟你說的!有什麼話,你儘管跟她說好了。』

吉爾菲艾斯似乎微微地笑了笑,當微笑消失時,金髮年輕人的心臟似乎也跟著停止了跳動,在這瞬間的顫慄中知道自己已經永遠地失去了半個自己。

他共有的靈魂,另一半的翅膀,就這樣硬生生的被斬斷,而且,還是因為他自己的過錯。

他輕輕的搖晃著吉爾菲艾斯的身軀,不願放棄的吼著:『吉爾菲艾斯!吉爾菲艾斯!回答我!別…別走!別這樣走啊!回答我!這是命令』

一旁的米達麥亞沉痛的將手搭到年輕元帥的肩上,輕輕的說

『元帥,他已經去了,讓提督好好的走吧…』」

喔喔~連這種私人對話都考據到了!

亞力克不禁佩服起這位作者,這種私人對話,要不是幾年前聽菲尼說起,他也不知道呢!

繼續追逐著文字,接著讀到。

NEXT

菲尼菲尼!其實春宮片就是恐怖片的一個小分類對不對 ?

所以說小鬼就是小鬼~哼!告訴你!這可是成為男子漢必看的材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